Simplified Chinese

desk0532

我来是为了告诉你不要怕我

仁慈的尼尔星哈戴瓦

 

主尼尔星哈戴瓦立刻响应

——潘卡湛葛瑞.达斯

人们爱听故事这一事实,是韦达典籍逐渐转向以故事的形式呈现的原因之一;《玛哈巴茹阿特》(Mahabharata)、《茹阿玛亚纳》(Ramayana)和往世书(Puranas)等,就是这样的典籍。当这样的故事与至尊主及祂的奉献者的娱乐活动有关时,它们就被称为丽拉(lila)。因为有了“玛亚普尔崇拜尼尔星哈戴瓦之祭司”的称号,我被要求讲述与尼尔星哈戴瓦有关的故事,但这些“娱乐活动”除了讲述它们的奉献者的证词外,并不像经典一样有权威性;在绝大多数情况下并没有其它的证人。尽管就有关将他人的神秘体验接受为是事实这一点,我一般完全持怀疑论,但最近有太多的事件发生,不禁引起了我的注意。

例如,在上次的主柴坦亚显现日(Gaura Punima)的节庆上,我从人群中叫出一位奉献者,请她为女士们分发给至尊主沐浴过后的甘露(caranamrta),她照做了。后来,她带着盛放甘露的罐子回来时评论说,主尼尔星哈戴瓦(Nrsimhadev)很仁慈,竟那么快就给予回应了。

她说:“我今天早上祈祷,愿我有机会向祂献上一些直接的服务,而您现在就给了我这项服务。”我说:“是啊,愿望在圣地(dham)能很快实现。看,你的愿望当天就实现了。” 她回答说:“不,不是同一天,而是同一个时刻。就在我表达想要侍奉祂的愿望时,你就把我叫过去了。”我承认道:“哇!真是神奇。你有没有听说在一个赞助者给主尼尔星哈戴瓦买了一对新的眼睛并把它们安上去的同时,有个眼睛有问题的奉献者眼睛就痊愈了?”她告诉我说:“噢,是的。事实上,当主尼尔星哈戴瓦对她说话时,我就在同一个楼了。”她补充说:“你知道,那一晚周围有那么多能量,没人能睡觉。”

就在几天以后,另一位奉献者揭示了主尼尔星哈戴瓦是如何帮助他的。他说:“我承受身体剧痛的痛苦。在主尼尔星哈戴瓦的神坛前,我甚至不得不靠着圆柱,以便有个支撑。我对至尊主祈祷说,‘请帮助我。请拿走这种痛苦的状况,好让我能全心全意地侍奉您。’接着,我就感觉我所有的疼痛都向上移动,然后从我身上流出去了。它就这样离开了。”

在我听他讲述之际,我注意到另一个来朝见(darshan)至尊主的奉献者。当天清晨,这个奉献者就有关这两个星期因她的身体被感染而使她倍受折磨的严重问题询问我的意见,因为那已经使她无法到阿萨姆省去为神像上色,而她受托做这项服务,就连去的机票都有了。于是,我边走向她边说:“玛塔吉,主尼尔星哈戴瓦当下就给予祝福。所以,你为什么不请求她去除你的问题呢?”就在第二天早晨,她看到我时说:“太感谢你给我的忠告了!你知道吗,昨天当我从庙回到家时,我的问题完全消失了。”

一些天后,另一个奉献者来到祭司的房间,告诉我们她做的一个梦。在梦中,主尼尔星哈戴瓦像父亲一般与她走在一起,跟她交谈。当她询问该如何侍奉祂时,祂告诉她,向祂献上一些芒果。当时并非芒果季节,但她还是想办法找到了一些,于是我们帮她将芒果供奉给至尊主。这件事发生在圣高茹阿.哥文达.斯瓦米于玛亚普尔离开他躯体的那一年。

这件事过后几天,她再次来到祭司房并说:“事实上,我只对你说了我的梦的一半。主尼尔星哈戴瓦还对我说,‘我很爱我的祭司,我要把他带回我身边。’我恐惧地惊叫,‘噢,请不要这样做。我们要他留在这里。’祂说,‘不,我想我会把他带回去。’在我长时间的请求下,至尊主坚决地宣布,‘好吧,那我就带走古茹(灵性导师)中的一个作为代替。’”

anim1

 

她总结说:“我将这个梦告诉了我的灵性导师,他建议我不要告诉任何人。但现在,既然它已成为事实,我想我可以告诉你了。”

当我向我那来自卡罗莱纳州的朋友维施宛巴尔复述这个故事时,他说:“这真太神奇了!我妻子也梦到了主尼尔星哈戴瓦和芒果。你看,昨天在她走出玛亚普尔小区时,她看到商店里有一罐腌芒果,于是想要买回来给主尼尔星哈戴瓦。但她怀疑那些腌芒果是否洁净,所以忍住没买。可昨天夜里,主尼尔星哈戴瓦出现在她的梦中,问她说,‘我的腌芒果在哪儿?’”

当主尼尔星哈戴瓦刚来玛亚普尔时,所有的祭司都不情愿崇拜祂那令人敬畏的形象。巴瓦.希迪.达斯尤其害怕祂,崇拜祂时总是很紧张不安。一天夜晚,他侍奉至尊主休息后离开神坛。就在那时,他听到背后发出一声巨响,那使他不禁毛骨悚然。他害怕地回头察看,发现一切都在原地没动。他于是快速离开,锁上神坛的门,然后顶礼并祈祷,请求至尊主原谅他在不自觉的情况下有可能犯的过错。在那一晚结束之际,他被他床铺的摇动惊醒。巴瓦.希迪因为睡在迭床的上铺,所以以为那必定是睡在下铺的祭司起身去做清晨崇拜仪式(mangala-arati)。

然而,他睁开眼睛时却看到主尼尔星哈戴瓦就坐在他的床上。那位幸运的祭司变得十分害怕,几乎到了惊慌的程度。就在他试图起身时,主尼尔星哈戴瓦将祂的两只手放在那祭司的肩膀上,那双手让他感觉如宇宙般沉重。至尊主安慰他说:“平静下来,镇静下来。我来只是告诉你,在你到庙里崇拜我的时候,不需要害怕我。请去除这种害怕。”至尊主说完就消失不见了,但巴瓦.希迪则开始在他睡觉的那栋长楼的走廊上来回奔跑。

有些关心他的奉献者问他:“出什么事了?”但他们只得到一些毫无条理的回答。这使他们开始认为他可能疯了或被鬼魂附体了。最后,巴瓦.希迪跑到庙里,扑倒在崇拜主尼尔星哈戴瓦的神坛门前,衷心地向至尊主献上祈祷。过了一会,他变得稍微平静一些,开始走回他的房间。他心想:“奇怪,为什么每个人都盯着我看呢?”当他低头看自己时,他才发现,他是穿着睡衣去庙的。

去年在主柴坦亚显现日的节庆上,我看到现住在美国的巴瓦.希迪,于是问他有关这个事件。他说:“是的,我的肩膀上还有主尼尔星哈戴瓦双手的印记。它们现在几乎完全褪去,但还是依稀可见。”

他并不是声称见过主尼尔星哈戴瓦的唯一的一个人。一次,来自附近高迪亚传教中心的一位奉献者来崇拜主尼尔星哈戴瓦。他告诉我们的祭司长佳纳尼瓦斯说,在尼尔星哈戴瓦的显现日(Nrsimha Caturdasi),他曾整夜吟诵至尊主的圣名,而就在那一夜结束时,主尼尔星哈戴瓦在他的房间里展示了自己。他说:“那是国际奎师那意识协会庙里的尼尔星哈戴瓦形象,他对我甜美地微笑着。我的古茹.玛哈茹阿佳说我很幸运,应该到这里来崇拜主尼尔星哈戴瓦。”

另一次,有一对悲痛欲绝的父母来到我们玛亚普尔中心。他们的孩子离家出走了,他们在找遍整个国家后最终听说,他们的儿子在我们这个中心里。他们立刻赶来,花了一整天的时间找他,向接待处及很多奉献者询问,但却不幸没找到他。

那一天即将结束之际,在对主尼尔星哈戴瓦做晚上崇拜仪式(sandhya arati)期间,男孩的母亲双手合十地向尼尔星哈戴瓦祈祷说:“我亲爱的至尊主,上次我来这里时曾快乐地参加吟唱和跳舞,但现在我的心因失去儿子而破碎,我感到生活中再无快乐可言。我的主,只要我的儿子能回到我身边,我就会举起双手,歌唱‘Haribol, Hare Krishna’”。

就在她脱口说出这些话的时候,一个人过来站在了她和主尼尔星哈戴瓦的面前:那是她失去的儿子。现在,父母两人都接受了外士纳瓦的启迪,开设了纳玛.哈塔(nama hatta)传教中心,积极热情地传扬至尊主的荣耀。

还有其它的故事,但有些我犹豫要不要复述,有些我不能说,因为告诉我的人要求保密。无论如何,告诉我这些故事的奉献者都增强了他们的信心和信念;当然,我自己因为聆听这些故事也是如此。所以,尽管它们不是经典,但如果其它人通过阅读它们得到同样的利益,那将是最有帮助的。它们帮助我们增强奎师那意识!

主尼尔星哈戴瓦

在國際奎師那意識協會瑪亞普爾中心的顯現

—— 阿特玛塔特瓦•达斯的谈话录音

1984年3月24日中午12点20分,三十五个土匪手持武器和炸弹攻击了圣玛亚普尔•昌铎达亚庙。他们以嘲弄的方式骚扰并威胁奉献者。但当土匪们决定夺取圣帕布帕德和圣茹阿妲茹阿妮的神像时,最令人震惊的事情发生了。毫不畏惧的奉献者们向攻击者们发起了进攻!他们怎能眼看着圣帕布帕德和圣茹阿妲茹阿妮被带走呢?随着枪声响起,几个土匪倒下了,他们的如意算盘以失败告终。圣帕布帕德被抢救回来,但美丽的圣茹阿妲茹阿妮却不能再优雅地出现在主神坛上了。

这一事件使奉献者们的心十分受打扰。参与管理的奉献者们更是考虑要如何解决问题,使这样的事情永不再发生。玛亚普尔的奉献者们已经不是第一次面对暴力和骚扰了。国际奎师那意识协会玛亚普尔中心的副主管巴瓦南达-达斯,建议要安放主尼尔星哈戴瓦。当年,在土匪们攻击了主柴坦亚的显现地 (Yoga Pitha)的奉献者们后,圣巴克提维诺德•塔库尔(Bhaktivinode Thakur)和他儿子圣巴克提希丹塔•萨茹阿斯瓦提•塔库尔,便迅速安放了圣拉珂施蜜•尼尔星哈戴瓦。那里从此再没受到过打扰。然而,玛亚普尔中心的奉献者们并不是很热心地要完全按照那些方法做,因为这要求祭司必须是从出生就一直过独身禁欲生活的贞守生(naisthika brahmacari),而且对主尼尔星哈戴瓦的崇拜必须十分严格、有规律。有谁愿意崇拜祂呢?

尽管有这样的犹豫,巴瓦南达•达斯还是急切地想把主尼尔星哈的形象带到玛亚普尔。他要求巴克提希丹塔•达斯和我画一些草图。一天,他完全是不由自主地说:神像的腿应该呈弯曲状,随时准备跳起来;祂应该凶猛地看向四周,祂的手指应该是弯曲的,应该有火焰从祂头上出来。我画了一张处在这种状态中的神像的素描。

奉献者们喜欢祂,潘卡湛葛瑞•达斯同意崇拜祂。从加尔各答来的富有的奉献者茹阿妲帕德•达斯负责资助雕刻神像并安置神像的费用。看来,主尼尔星哈在国际奎师那意识协会玛亚普尔中心显现,将是简单、直接的事情。茹阿妲帕德•达斯迅速给了十三万卢比,当时大家一致认为,将在三个月内准备好安置神像。

我启程去南印度安排各项有关事宜。凭借奎师那的恩典,我很快就找到了一位著名的斯塔帕提(sthapati)。斯塔帕提不仅雕刻神像,还精通庙宇建筑学及工程。那个人一开始很乐于帮助;直到我提出,我们要雕刻的神像是乌卦•尼尔星哈戴瓦(Ugra Nrsimhadev)时,他立刻断然拒绝雕刻这样的神像。我找了许多神像雕刻专家,但得到的答案总是一样的,那就是:“不”。我往来于玛亚普尔和南印度好几次。六个月过去了,但主尼尔星哈戴瓦还是没有以祂的神像形象展现。

茹阿妲帕德•达斯很渴望看到主尼尔星哈戴瓦被安放在玛亚普尔。他请我再次拜访我第一次去见的斯塔帕提,请求他帮助我们雕刻这尊神像。这一次,那位雕刻家比较友善,给我朗读有关雕刻及神庙建筑学的韦达经典中讲述各种神像形象的一章。他大声朗读描述主尼尔星哈戴瓦的几节诗。这一系列诗文描述了祂火焰般的鬃毛,祂搜索的眼光,以及祂的一条腿膝盖弯曲,脚向前准备从柱子跳出的形象。在那雕刻家朗读这些时,我惊奇不已。这就是我们想要的!我给他看我画的素描。他很感动,答应画一张以经典描述为基础的素描,好让我们在雕刻神像时可以作为指导。他提醒我,尽管如此,他本人将不雕刻那形象。要完成那形象的素描需花费他一个星期的时间。会面令人印象很深刻。我回到玛亚普尔,将素描拿给管理庙宇的权威人士们看。每一个人都想要那位斯塔帕提雕刻神像。于是,我再次被派往南印度去努力说服他。

我直奔那位斯塔帕提的住宅而去。我感到很焦虑。除了祈祷主尼尔星哈戴瓦给予仁慈,同意在玛亚普尔圣地我们的神庙中展示祂自己外,我能做什么呢?这一次,我还没说上两句话,那位雕刻家就答应将会帮我们雕刻神像了。

那位斯塔帕提去找了他的上师——刊祺•普茹阿么的商卡尔查尔亚,告诉他有关我们的要求。他的上师立刻回答说“不要做这件事”。当他听说是从纳瓦兑帕(Navadvip)来的哈瑞-奎师那的人提出的要求时,不禁变得十分担心。他说:“他们想要乌卦•尼尔星哈戴瓦?他们知不知道雕刻和安放乌卦•尼尔星哈的意义?三千年前只有十分高级的斯塔帕提们才雕刻过这样的神像。去弥扫瑞的路上有一个地方有一尊十分凶猛的乌卦•尼尔星哈。恶魔黑冉亚克希普(Hiranyakasipu)就是在祂大腿上被撕开,黑冉亚克希普的肠子散落在祭坛各处。崇拜至尊主的这个形象的标准曾经非常高,有大象列队游行,每天都举行节庆,但后来,崇拜的质量逐渐降低。今天,那个地方就像一个鬼城。整个村庄都荒芜了。没人能在那里平静地生活。那就是他们想要的吗?”

那位斯塔帕提回答说:“他们很坚持。他们不断地来找我谈有关那神像的事。他们最近遇到土匪攻击的问题。”他手捧那神像的素描给他上师看,并说到:“这就是他们要的神像。”他的上师接过素描,很专业地审视它。

上师说:“啊,这属于乌卦范畴,但有这种心境的神像被称为斯塔努•尼尔星哈(Sthanu Nrsimha)。这个星球上没有这种神像。就连天堂星球的半神人也不崇拜这样的形象。是的,这种神像属于乌卦的范畴。乌卦的意思是凶猛,非常愤怒。在这个范畴中有九个形象。祂们全都十分凶猛。他们想要的那一种形象是斯塔努•尼尔星哈——踏出柱子的尼尔星哈。不,别雕刻这个神像。这对你不会是吉祥的。我过些时候会告诉你有关这一点。”

几天后的一个夜晚,那位斯塔帕提做了一个梦。在梦中,他的上师来对他说:“你可以为他们雕刻斯塔努•尼尔星哈。”第二天早上,他接到从康祺普茹阿么给他传递来的一封信。信是商卡尔阿查尔亚写的,其中就庙宇修缮给予了一些指导。在信的底部有备注写到:“为了国际奎师那意识协会,你可以雕刻斯塔努•尼尔星哈。”

那位斯塔帕提给我看那封信并说:“我有了我古茹的祝福。我会雕刻你们的神像的。”这使我欣喜若狂。我给了一部分预付款,问他雕刻那神像需要多长时间。他说,在六个月内神像就会准备好等待安放。我于是回到玛亚普尔。

在圣地平静地住了四个月后,我决定去南印度购买崇拜尼尔星哈用的沉重的黄铜用品,然后接走神像。行程安排得很好,直到我去拜访斯塔帕提,一路都很顺利。我向他解释说,崇拜所需要的一切用品都已经买到了,我现在来接神像。他看着我,彷佛我失去了理智。他大声说到:“什么神像?!我甚至还没找到合适的石头呢!”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我喊叫到:“但你告诉我,会在六个月内准备好祂。”

他说:“我会遵守我的承诺。我找到石头的六个月后,神像就会准备好安放了。”他的回答很有力,但我就是不明白或接受延迟。感到挫折的我挑战性地问他:“南印度到处都是又大又厚的石头。问题究竟是什么?”他以老师看比较迟钝的学生的眼神看着我,并十分慎重地说:“我不是在制作一个碾磨机。我正在使一尊神像成形。经典告诉我们,只有有生命的石头才能用来雕刻维施努神像。当你在厚石板上敲打出七个点,而每一个点都发出经典里谈到的声音时,那石板才是适合的。不仅如此,还有第二种检测方式,看石头是否是有生命的石头。有一种虫子吃花岗石,如果牠从石头的一边吃到另一边,在牠后面留下一道完整的痕迹,那就说明有生命的石头通过了第二种检测。那石头是有生命的石头,它可以展示出主尼尔星哈的真实形象。我只有用这样的石头才能雕刻你们的尼尔星哈戴瓦。这样的石头会吟诗。从这种石头雕刻出的神像将得以完整的表现,而且是绝对美丽的。请耐心些。我一直很真诚地在为你们找六英尺的石板。”

我感到很惊奇,也有些焦虑。玛亚普尔的奉献者盼望神像尽快抵达。我怎么向他们解释现在正在为他们寻找“ 有生命的石头”的事?也许他们决定用大理石雕塑尼尔星哈戴瓦的形象呢?我决定通过与斯塔帕提谈论帕拉德王的塑像来缓解气氛。我说:“请原谅我,但我上次来时忘了告诉你,我们也想要一个帕拉德的塑像。我们想要崇拜帕拉德-尼尔星哈戴瓦。你怎么想?”

我认为那将是不可能的。”斯塔帕提就事论事地回答说。我怀疑地看着他,不确定该说什么。他微笑着继续说:“你们想要一切都完全按照经典的指示做。你们的尼尔星哈戴瓦将是四英尺高;相比较之下,那将使帕拉德王的尺寸像阿米巴虫那么小。”

我打断他说:“但我们想要帕拉德王有一英尺高。”

那位斯塔帕提回答道:“好的,但那意味着你们的尼尔星哈戴瓦将有一百二十英尺高。”我们开始你来我往地争论有关帕拉德王的形象。最后,斯塔帕提叹气不再坚持,同意制作一英尺高的帕拉德王塑像。现在,我回玛亚普尔至少有些正面的消息可以汇报了。

两个月后,我回到南印度,事情还是没有进展。从此,我每三十天或四十天就会往来穿梭于玛亚普尔和南印度之间。我们的石头终于找到了,那位斯塔帕提像是换了个人。有一个多星期的时间,他很少在家。他一小时接一小时、一天复一天地坐着凝视着石板。他手中拿着一根粉笔,但什么都没画。他除了让辅助他的工人们去掉那石头上多余的部分,使其呈长方形,不许他们做别的。下一次我去拜访他的时候,他已经在石头上画了素描。仅此而已。我很担心。玛亚普尔的管理者们已经快失去耐心了。

“你确定神像将在六个月完成吗?”我绝望的问他。他回答道:“别担心。工作会完成的。”

fromaboveopt

我返回玛亚普尔,只有需要检查神像的一些细节时才被派往南印度。我发现那位斯塔帕提在极其小心、全神贯注地亲自雕刻神像。那时,石板已经开始显形。他刚刚从臂饰开始,用了两个星期雕刻它们,所有的细节都那么精美、雅致。那给了我深刻的印象,让我很高兴。

那位斯塔帕提用了超过十二个月的时间完成了神像的雕刻。他完成工作后并没有马上通知我,而是决定花几天的时间看看他的朋友们。当时是雨季。当地没有几个访客,他觉得将主尼尔星哈戴瓦锁在他的茅草棚中是安全的。两天后,他的邻居跑来告诉他,他的茅草棚着火了。当时雨下得很大,一切都是湿淋淋的,但椰子树搭的屋顶却着起火来。他跑到现场时发现,尼星哈戴瓦没被碰到,但茅草棚却被烧成了灰烬。他立刻给我打电话说:“请过来取你们的神像,祂烧毁了一切。祂清楚地表示,祂现在就要走!”

我满腔热情地赶到南印度,租了辆卡车,用沙子将车箱填满一半。我到了那位斯塔帕提的工作室,心想在这最后的阶段事情将会相当简单,但却愚蠢地忘了主尼尔星哈戴瓦是一位非常重的人物。祂的重量是一吨!我们用了两到三个小时的努力,才成功地把神像安全地从棚子里移到卡车上。要想安全地通过边界,我们还需要警察的允许,销售税征收总部、考古学部门主任及泰米尔纳德邦艺术董事会签署的文件。

所有的官员在签署文件前都要求看神像。他们一旦觐见(darshan)过主尼尔星哈戴瓦,都变得十分愿意帮助且效率极高。我们在二十四小时之内得到了所有需要的文件,这在官僚作风盛行、办事拖拉的印度政府机构中是一个奇迹。回玛亚普尔的旅程也出奇地顺利和平静。我们的保护者无疑与我们在一起。

通常,斯塔帕提会在安放仪式的那一天到来,进去神像房,雕刻神像的眼睛。这称为开光(netra-nimilanam)。但我们的情况是个例外,雕刻我们的尼尔星哈戴瓦的斯塔帕提已经雕刻了神像的眼睛。他不仅雕刻了神像的眼睛,还做好了灌注生命力(prana-pratistha)、小型崇拜仪式(puja)和供奉仪式(arati)。我确定,那就是为什么我们顺利得到所有的官方文件,运送至尊主的过程极其容易的缘故。祂已经临在了。有谁敢对主尼尔星哈戴瓦说“不”呢?

主尼尔星哈戴瓦神像的安放程序十分简单,从1986年7月的28日到30日,用了三天的时间。我记得当时感到担心安放程序是否太简单了。康祺普茹阿么的商卡尔阿查尔亚给予的严重警告给我印象深刻。但我的心很快就因为听到大声、充满活力的圣名吟唱(kirtana)而感到抚慰。当时,这喀历年代中的唯一财富——集体歌唱神的圣名祭祀(Sankirtana-yajna),控制了整个现场。我感到充满活力,快活、满足。集体歌唱神的圣名这一使命的保护者——主尼尔星哈戴瓦,终于决定在圣玛亚普尔•昌铎搭亚圣地展现了。

 

至尊主最可怕的形象——圣尼尔星哈戴瓦

——潘卡湛葛瑞•达斯

 

Om namo bhagavate sri maha-Nrsimhaya/ damstra-karala-vadanaya/ ghora-rupaya vajra-nakhaya/ jvala-maline mama vighnan paca paca/ mama bhayan bhindi bhindi/ mama satrun vidravaya vidravaya mama/ sarva ristan prabhanjaya prabhanjaya/ chata chata, hana hana, chindi chindi/ mama sarvabhistan puraya puraya mam/ raksa raksa hum phat svaha

“啊,因牙齿尖长而形象可怕的尼尔星哈戴瓦!您坚硬、硕大的指甲看上去十分可怕,火焰组成了您的花环。消除、消除我的障碍;踢开,踢开我的恐惧。遣散,遣散我的敌人;摧毁,摧毁我的业报。闪耀,闪耀!杀,杀!砍,砍!永远满足,满足我要侍奉您的愿望!保护,保护我,保护我周围所有的人。”

主尼尔星哈戴瓦的这个伟大的曼陀令人吃惊,不是吗?对在玛亚普尔觐见过这尊神像的人来说,这描述一点都不夸张;尤其是在凌晨供奉仪式(mangala-arati)时,黎明前的黑暗中,祂神像房的门打开现出祂令人敬畏的威严形象,在二百盏油灯的照耀下,祂的眼睛和牙齿在祂张开大口的狮子般的脸上闪闪发光。当祭司站在神坛的区域内供奉燃烧出明亮火焰的大型樟脑和精炼奶油灯时,外面聚集了一大群奉献者,只为能看至尊主一眼。他们知道:这吉祥的供奉仪式只有三到四分钟就结束了。

恰好在清晨五点之前,供奉仪式结束,主尼尔星哈戴瓦神坛的沉重木门被关上。

我在恭敬地扑倒在地致以顶礼并祈求圣帕布帕德和聚在一起的奉献者的祝福后进入神像房。双手合十地站在至尊主面前时,我吟诵这段祈祷文:“啊,凯沙瓦!宇宙之主!展现出半人半狮形象的主哈尔依啊!一切荣耀归于您!您就像人用手指甲轻松地掐碎一只黄蜂般,用您美丽的莲花手上精致地涂着指甲油的指甲,撕碎了如黄蜂般的恶魔黑冉亚卡希普的身体。”

 

closer_2opt

清洁地板并坐在库沙草垫上开始崇拜神像……我做的第一件事是净化所用的物品,以及身体和心。接着,我冥想自己是不同于躯体的灵性个体,了解自己是至尊主永恒的仆人。随后,用檀香浆、鲜花、熏香、一个精炼奶油灯及一些食物崇拜我的灵性导师圣帕布帕德。做完这些后,我请求他同意我协助他崇拜主尼尔星哈戴瓦。用同样的方式请求主柴坦亚•玛哈帕布和圣帕拉德王的允许后,我开始透过曼陀,透过水这些媒介向主尼尔星哈戴瓦供奉16种崇拜的供品。

darshan_opt

 

我用头触碰圣帕拉德王雕像的莲花足,祈祷请求他的祝福:“仅仅是为了解除你邪恶的父亲黑冉亚卡希普给你造成的危难,至尊主以祂主尼尔星哈戴瓦那神奇的形象显现。啊,圣帕拉德王!你是十二位奉爱服务的伟大权威人士(mahajana)中的一位。请祝福我了解灵性的真相。”

主尼尔星哈戴瓦的神坛上有六十个萨拉卦么-希拉(salagrama-silas)。我移动他们,以给他们沐浴。位于中心并戴着王冠的最大的希拉,是尼尔星哈戴瓦•萨拉卦么。尽管“人应该用头触碰神像的双足”是经典的训谕,但事实上并非总有可能做到这一点。为此,我们将神像的鞋子镶嵌在看似头盔的罩子上,将它放在奉献者们的头上。当祭司的一个好处是,可以用头直接触碰至尊主的莲花足。得到这一祝福,我祈求至尊主原谅我有可能给祂造成的任何不便,然后帮祂脱去衣服,用一块潮湿的软布给祂擦身体。当我用檀香或香根草(khus)等使身体凉爽的油按摩祂的身体时,祂的身体开始发光。祂的形象精美、修长、完好。祂虽然看上去强大有力,但也优美、典雅。至尊主弯曲着膝盖,随时准备跳跃,在祂的臀部有一条深深印入的腰带。祂脸上有很大的腮帮子、张开的嘴巴和伸出的舌头。祂肚脐深陷,胸膛宽阔。主尼尔星哈戴瓦超然的身体光滑、触碰起来柔软,看上去赏心悦目。祂佩戴着手镯、臂镯和其它装饰品作点缀。至尊主有八条手臂,六只手中分别持有宝刀、莲花、飞轮、海螺、大头棒和盾牌。为了实现布茹阿玛的承诺,祂前面的两只手中没拿武器。

closer_1opt

 

至尊主不能容忍对祂奉献者的伤害。俗话说,相由心生。如果这是真的,那我们可以看到,主尼尔星哈戴瓦从爆裂的柱子里出来,攻击企图杀死至尊主纯粹奉献者帕拉德的、最大的恶魔黑冉亚卡希普时,祂无疑有多狂怒。“祂愤怒的眼睛恰似熔化的金子,祂闪亮的鬃毛使祂可怕的脸庞看起来更大。祂致人于死命的牙齿和移动着的如剃刀般锋利的舌头,彷佛决斗用的宝剑。祂的耳朵竖起、静止不动。祂的鼻孔和张开的嘴巴看似山洞。祂的上下颚可怕地张着,祂的整个身体碰到天空。”当决定将主尼尔星哈戴瓦的神像带到玛亚普尔,以保护奉献者和庙宇时,管理者们召了三个主要的祭司开会讨论安置这尊神像的重要性。然而,当谈到谁要做每日的崇拜时,没人自告奋勇承担这个责任。管理者们说:“在等待这么长时间后,神像终于准备好了,但现在却没人想要崇拜祂!”他们的担心很明显。接着,我便被挑选出来……他们问我说:“你为什么不想崇拜祂?”我回答道:“我太害怕了。”他们提示我说:“噢,你也许没遵守四项原则……”我说:“我当然遵守了,但……”

幸运的是,负责在南印度制做神像的阿特玛塔特瓦•帕布平息了我们的恐惧。他告诉我们,就连斯塔帕提一开始都拒绝制做这样的神像说,没人崇拜尼尔星哈戴瓦的这个斯塔努形象(至尊主从柱子里跳出去杀黑冉亚卡希普的凶猛形象)。人们到神像面前一般是要求某种祝福,但在祂暴怒地抖动时提出要求并不是聪明的作法。最好是去找更平静的形象,例如:祂杀死黑冉亚卡希普之后的形象。但后来,当那位斯塔帕提发现是为玛亚普尔圣地制做的神像时,他同意了,因为被带到圣地的神像都具有担当圣地住持的心情。既然这样,祂具有的是主柴坦亚•玛哈帕布——圣高茹阿-哈尔依的心情,即:充满仁慈和善意!

母狮子虽然很凶猛,但对她的孩子却很宽容。同样,主尼尔星哈戴瓦对黑冉亚卡希普那样的非奉献者虽然很凶猛,但对帕拉德王那样的祂的奉献者却非常、非常温和。

在给至尊主穿衣服并回忆祂的仁慈时,我想到有些人是如何误解我们崇拜主尼尔星哈的目的的。有时,奉献者们说,对尼尔星哈戴瓦的崇拜是以敬畏的心态所进行的崇拜(外琨塔-巴瓦),那并不能使人去到至尊主的最高住所哥珞卡•温达文(Goloka Vrindavana),祂在那里与祂的奉献者关系最亲密。

然而,主尼尔星哈戴瓦尤其喜爱茹阿妲和奎师那的奉献者。祂是奎师那本人,特别显现出这个形象,回应我们想要移去我们在做奉爱服务过程中遇到的障碍的愿望。如果人始终能举起双手,怀着巨大的爱呼唤尼泰-高茹阿(Nitai-Gaura)和茹阿妲-玛达瓦(Radha-Madhava)的名字,那非常好。但如果你心中有什么阻止你自然而然地呼唤祂们的圣名,那为什么不十分谦卑地到主尼尔星哈戴瓦面前,向祂祈祷,请求祂用祂尖利的指甲将你心中那些扭曲的欲望撕碎、扔开呢?

pank_dressopt

 

这是祂的主要职责。圣巴克提维诺德•塔库尔(Bhaktivinode Thakura)写到:“为此,我将在主尼尔星哈戴瓦的莲花足旁祈祷,请求祂净化我的心,赐予我想侍奉奎师那的愿望。我将流着泪在尼尔星哈的莲花足旁乞求,愿我能没有障碍地在纳瓦兑帕圣地(Navadvip Dhama)崇拜圣茹阿达和奎师那。”他继续祈祷:“那时,凭借主尼尔星哈戴瓦的仁慈,我将展现出对茹阿妲和奎师那如痴如醉的爱的征象;我将在主尼尔星哈戴瓦庙门旁的地上打滚。”

主柴坦亚在施瑞瓦斯•塔库尔崇拜自己的尼尔星哈神像时曾展现祂的神威说:“施瑞瓦斯,你不知道我就是你在那些关着的门后崇拜的同一个人吗?”再说有关阿兑塔•阿查尔亚(Advaita Acarya)!祂供奉图拉西(tulasi)花蕾和恒河水,同时大声呼唤,使至尊主降临,经典中说,祂崇拜的是一块尼尔星哈•萨拉卦么(Nrsimha Salagram)石!

我现在开始用装饰品点缀至尊主的身体。我调整圣尼尔星哈戴瓦的项链,使它们对称;给祂的手腕戴上闪亮的手镯,然后将美丽的戒指固定在祂的莲花手指上。在做这一切的同时,我在心中对至尊主说:“至尊主啊!我这么靠近您,但又很遥远。何时我才能成为一名奉献者啊?作为您的一流的奉献者,帕拉德表示他不害怕您凶猛的大嘴和舌头,以及您如太阳般明亮的眼睛和皱起的眉头。他不怕您尖锐的牙齿,您挂着的肠子花环,您沾满了鲜血的鬃毛,您那使大象奔逃的狂暴吼叫,以及您专门用来杀死敌人的指甲。但他却说,‘我十分害怕我在这个物质世界里的生活状况。您将招呼我托庇于您的莲花足的那个时刻何时才会到来啊?’我知道,圣帕拉德最后说的那句话是为我们的利益着想而说的,因为他本人始终全心全意地投靠、服从您。

“我有一次也有了归依您的感觉,至少有几分钟的时间是这样。那是在1987年发生大洪水期间。我站在齐腰深的水中向您供奉普佳时,一条使人恐怖的大蛇游进庙来,绕过您停在离我有五英尺的地方,发现自己的路被挡住了。在审视我好一段时间后,牠潜入恒河泥泞的水中不见了。我感到自己面临即将发生的危险,既没有武器可以保护自己,也没能力跑走,真是太不安全了;我察觉到自己顿时全身毛骨悚然。在这种无助的情况下,我转向你,‘至尊主啊!我知道我的命运完全掌握在您的手中。您是每一个生物体心中的超灵。如果您想要那条蛇咬我,牠就会咬;如果您不想,牠就不会。让我继续做我的服务,结果都取决于您。’祈祷后,我再次平静下来,感到在您的庇护下的安全。”

我做完早上的崇拜,但心中无法停止去想那件事。他让我想起主卡皮拉对子宫中胎儿的描述。他们在无助的痛苦中看到处在心中的至尊主——超灵。倘若他们虔诚,他们就会祈祷说,如果祂将他们从痛苦的境况中解救出去,他们就会在从子宫中出去后专心地崇拜祂。然而,他们一旦出去,而且情况不错,他们就忘了一切。尽管如此,我还是怀着巨大的希望——有一天能够为取悦您而好好地侍奉您。

顺便告诉大家,在洪水灌进神像房的那段时间里,那条蛇会每天来绕着神像游一圈,然后离开。谁知道那条蛇究竟是谁呢?

用新鲜的鲜花和图拉西编的花环盖住祂的身体,向祂的莲花足供奉檀香浆、图拉西叶及有香气的鲜花的混合物(将一切献给至尊主的象征)后,清早的崇拜仪式就结束了。听到聚集在外面的奉献者的声音,我便加快动作——觐见神像的时间到了。我吹响海螺三次,打开大门,向大家展示光灿华丽的至尊主。佳亚•圣帕拉德-尼尔星哈戴瓦!奉献者们顶拜,高兴地再次看到他们的乌卦•尼尔星哈。在他们心中,他们知道,祂并没有真的像祂表现的那么愤怒。

——摘自玛亚普尔杂志1994年夏季期刊刊登的文章

 

娱乐活动(一)

一个负责崇拜主尼尔星哈戴瓦的祭司做了一个很令人吃惊的梦。在梦中,庙里的主管叫他,让他带些柴油并告诉他说:“我们准备献祭主尼尔星哈戴瓦。”祭司惊叫到:“你们准备做什么?!”那主管说:“是的,我们准备献祭主尼尔星哈戴瓦。”

“你们不能那么做。这是疯狂。”

“只管带柴油来吧。你带不带?”

FONT SIZE=5>“好的,我会把油带来,但我不想参与跟这件事有关的一切。这简直毫无道理。”

过了些时候,祭司回到庙,眼前的一切使他完全惊呆了:一场大火烧毁了一切,唯一剩下的是那神像的双足和足踝。

第二天一早,做梦的祭司就去找祭司长,问他能不能解释这可怕的恶梦的意思。祭司长想了一会儿后开始微笑着说:“噢,是的。你看,昨天是一个月该往萨拉卦么上洒水的节日(jaladan)的开始,但我们忘了庆祝,所以主尼尔星哈戴瓦在告诉你,祂烧着了。你应该马上开始庆祝这个节日。”我们照他的话做了。

娱乐活动(二)

一次,祭司注意到主尼尔星哈戴瓦的花环上掉下一朵花,但还是继续像往常一样崇拜祂。之后,祭司问访客中有谁向主尼尔星哈戴瓦献上了特殊的祈祷。站在前面的访客们什么都没说,但后面的一位女士眼里含着泪走向前。她说:“我的女儿四、五年前结了婚,但到现在还没有怀孕。我女婿家的人认为那很不吉祥。所以,我向尼尔星哈戴瓦祈祷,愿祂帮助我女儿摆脱这种令人绝望的处境。”祭司对她说:“至尊主答应了你的祈祷,迹象是这朵花从尼尔星哈戴瓦的花环上掉下来了。请拿着这朵花,好好地保存它。你可以将这朵花洗一下,把洗花的水给你女儿喝。”那位女士随后离开了,祭司后来也忘了这件事。

一年后,那位女奉献者与她的女儿、女婿和一个新生儿一起来向着主尼尔星哈戴瓦微笑。她提醒那位祭司她一年前的祈祷,结果她女儿就生了一个这么好的男婴,他们给他起名帕拉德。他们再一次为主尼尔星哈献上优质的崇拜仪式。

娱乐活动(三)

我们的一位负责小组传教(Namahatt)的奉献者喀利亚妮特•妲西(Kalyanit dasi)有两个女儿,大女儿叫帕缇芭,小女儿叫阿努芭。她们俩都结婚了,都有了长大的孩子。她们住在同一个城市贝尔汉普尔(Berhampur)。一次,帕缇芭的丈夫病淂很重,已经进入昏迷状态,就快死了。妹妹阿努芭与其它亲戚一样,对她姐夫的情况很担心。她去医院看他;她因为是奉献者,所以向(国际奎师那意识协会玛亚普尔中心的)主尼尔星哈戴瓦祈祷,请祂帮助她的姐夫。她回到家后,心情沉重地上床睡觉。在那一晚结束时她做了个梦,在梦中,主尼尔星哈戴瓦来到她近旁告诉她:“不用担心,你姐夫没事。”接着,她的梦就断了。早晨,医院传来消息,病人情况良好,他的盐水点滴和氧气面罩都被撤掉了。他现在可以说话了。

娱乐活动(四)

村里有了一场打斗,在打斗的过程中,一个被人泼洒了酸,结果他的整个脸都被烧坏、毁容了;一只眼睛完全瞎了,另一只眼睛只剩下百分之十的视力。医生说,那只眼睛虽然有百分之十的视力,但也很快会瞎掉。他们建议将病人带到南印度的维劳瑞去接受进一步的治疗,看看那里的医生对此可以做些什么。那时有一个奉献者正好在那里,于是建议他们应该向主尼尔星哈戴瓦祈祷,以使他的眼睛重见光明。大家于是向(国际奎师那意识协会玛亚普尔中心的)主尼尔星哈戴瓦祈祷。第二天,让医生倍感惊讶的是,那病人能够清楚地看见一切了。

\娱乐活动(五))

\一位俄国女士曾经每天为尼尔星哈戴瓦编制图拉西花环。崇拜尼尔星哈戴瓦的祭司因为对她很满意,就送给她尼尔星哈戴瓦戴的一个假指甲作为帕萨达(prasad)。她接过它,将它带在身上。那天晚上,她做了一个梦;在梦中,她看到尼尔星哈戴瓦来找她,坐在她的床上。至尊主随后将祂的长指甲插进她的心脏里,并从里面拉出一种黑色的东西说:“你看到这个了吗?这不是爱,是色欲。而且里面还有。我该怎么对待它?”那位女奉献者无法回答,她的梦中断了。第二天,她去主尼尔星哈戴瓦面前,请求祂将那污垢扔开。

2faces_1

 

娱乐活动(六)

国际奎师那意识协会的一位奉献者的父亲曾经常与那位奉献者辩论说:“有茹阿妲•玛达瓦在的情况下,为什么我们必须崇拜尼尔星哈戴瓦?这个男孩试图让他父亲了解,奎师那和尼尔星哈戴瓦没有区别,但有关这一点,他父亲不是很信服。2003年在尼尔星哈的显现日(Nrsimha Caturdasi),这个男孩与他父亲一起来到庙,观看为尼尔星哈沐浴的典礼。突然,这男孩的父亲看到玛达瓦的脸取代了尼尔星哈的脸。他转向茹阿妲•玛达瓦,然后在回过头看尼尔星哈戴瓦,发现尼尔星哈戴瓦的脸还是玛达瓦的。这样持续了大约二十秒钟。这使他认识到,玛达瓦和尼尔星哈戴瓦之间没有区别。

 

娱乐活动(七)

2004年期间,来自加尔各答南部的喀维普瑞亚•黛薇•妲西——佳亚帕塔卡•斯瓦米的门徒,为主尼尔星哈戴瓦制做了一些手镯。当时有些原因使她无法亲自到玛亚普尔来,将手镯供奉给至尊主。而就在那时,各种原因使她开始病了。她去看医生,尝试了各种治疗,但都好不了。最后,她的医生说,她的问题出在甲状腺上,而她最终将无法行走。就在她内心极度焦虑,考虑该做什么时,她突然想起了主尼尔星哈戴瓦,以及她该给祂供奉的手镯。在将手镯供奉给主尼尔星哈戴瓦后三天内,她身上所有的病症都不见了。

所有的荣耀归于主尼尔星哈戴瓦!

 

娱乐活动(八)

“谢谢您,主尼尔星哈戴瓦。”

2005年4月22日,8岁的瑞瓦缇•孙妲瑞•黛薇•妲西(Revati Sundari devi dasi),在爬上国际奎师那意识协会圣玛亚普尔中心居士区花园内用竹子搭的儿童游乐房的房顶时,吃惊地头着地从房顶上坠落下来,坍塌的房顶落在她身上。她惊恐不安,一个小时的时间一直不停地颤抖、没有条理地喊叫。她得了脑震荡。高茹阿•巴巴——我们优秀的顺势疗法的奉献者医生,负责治疗她的脑震荡和惊吓,并建议做脑部扫描。

三天后,瑞瓦缇夜里醒来开始吐黑色的血。我们匆忙地把她送往加尔各答。在路上,透明的液体从她鼻孔中流出,接着鼻血涌流。我们直接把她送到一位优秀的儿科医生那里,他立刻召来城里最优秀的神经科医生。他命令做CT扫描,看到结果后,他把我们送到一位有私人医院的神经科医生那里。瑞瓦缇马上被接收住院。

整个晚上,病症不断出现。我们发现从她鼻孔中流出的透明液体是脑液(CFS)渗漏。从脑部扫描清楚地看出,在她的脑底部破了个洞,脑液就是从那里流出的。而且,她的脑子肿大,有脑淤血,致使脑压升高。她的头巨痛,而且自事故后一直没有减轻。医生给她治疗了几天,给她静脉输液。她的眼白完全变成了红色。她就像一块软绵绵的布一样,对什么都没兴趣。

医生最后说,第二天一清早,他们就会做一个特殊的扫描,以确定他们给她的脑部做手术具体的范围有多大,接下来可能就会决定手术修复损伤的部分。他们上午九点钟将告诉我们他们的决定。

我给潘卡湛葛瑞•帕布打电话解释情况,并请他向主尼尔星哈戴瓦祈祷。他立刻说,他会在早晨5点到7点的时候做一个完整的供奉,其中包括给神像沐浴等所有的一切。那该是做特殊扫描的时候。

第二天早上我遇到医生们时,他们看上去很吃惊地说,新的扫描显示,受损部分神奇地几乎痊愈了。疼痛、鼻血涌流、脑液渗漏和呕吐等症状突然都没了。

当我去看望瑞瓦提时,她正坐在床上,看起来眼睛明亮、充满生气,眼白部分红色尽退。谢谢您,主尼尔星哈戴瓦!

满怀感激和爱的您的仆人茹阿祺唐巴尔•妲西

intoface_opt

 

娱乐活动(九)

主尼尔星哈戴瓦甚至对非奉献者表示仁慈

奉献者雅首达母亲那位85岁高龄的养父两个月前去世了。

在他住院期間,雅首達母親準備了一片錄音帶,整天在他的病房裡播放哈瑞-奎師那這首偉大的曼陀(Mantra)。她的養父實際上處于半昏迷的狀態中,但神奇的是,當他聽到偉大的曼陀時,他逐漸清醒過來,閉著眼睛顯得很享受音樂和那聲音震盪。

他开始按节拍用手轻拍床的边缘,他的戒指发出“咚咚咚,咚咚咚……”的声音。他起来像是很专注地在冥想这伟大的曼陀。突然他说道:“看!有个巨大的五爪人,他的头看上去完全就像个狮子。他来到我的病房。你们没看到他吗?他来了。”仍闭着眼睛的养父说,“噢,是的,我忘了你们都看不到他,但他真的在这儿。 我不知道他是谁。”

那时,雅首达母亲和她的女儿诧异地互相看着对方。雅首达随后回答:“父亲,祂是尼尔星哈戴瓦。”他问:“什么戴瓦???我不认识祂。但祂点头告诉我祂是。”

听了这话,雅首达母亲感到欣喜若狂,因为她在家中保存着从玛亚普尔带回来的尼尔星哈神像的照片,并诚心诚意地向祂祈祷,让她父亲可以没有任何执着和依恋地离开躯体,他的灵魂在来世可以成为奎师那的奉献者。

她父亲继续说:“看,祂对我微笑并再次开始说话。噢,祂告诉我,我必须学习唱你们现在在唱的内容。你们在唱什么呢?

雅首达母亲回答道:“那是呼唤至尊主圣名的曼陀。”

他说:“我不知道什么曼陀,但请教我。”

“好的,父亲,请仔细听并跟着我重复——哈瑞-奎师那 哈瑞-奎师那 奎师那-奎师那 哈瑞-哈瑞/哈瑞茹阿玛 哈瑞-茹阿玛 茹阿玛-茹阿玛 哈瑞-哈瑞。”雅首达母亲一句一句耐心地教她的养父。

没多长时间,他就学会并尝试自己唱,唱得十分动听。

第二天,他平静、安祥地离开了。

那个周末,我们这里的奉献者聚集起来在雅首达母亲养父的葬礼上歌唱至尊主的圣名。雅首达母亲准备了给至尊主供奉过的花环、恒河水、图拉西叶并给她父亲画上提拉克;一切都按照她的灵性导师圣给瑞达瑞•斯瓦米在电话中给予的指示正确、圆满地完成。她养父的脸看上去很平静,脸颊微微有些粉红色,他的身体很柔软。在做了一些习俗性的仪式后,他的遗体被送进火化炉。几个小时后,从事葬礼服务工作的人来找我们,惊奇地告诉我们:“我们从没有看过有谁的骨灰像你父亲的骨灰那么白,像玉一样漂亮。他怎么了?你们为他唱的是什么?能把它写下来给我们吗?我们想学,我们想在这里工作时也唱。”

至尊主亲自出现在一个我们认为并不是奉献者的人面前这一事实,证明经典的说明,即:如果一个人始终致力于为至尊主做奉爱服务,他们所有的家庭成员都将受益。

2006年3月20日

台湾台北
图拉西•普瑞雅

 

<2006年至2007年间的娱乐活动

 

主尼尔星哈戴瓦

使一个当父亲的摆脱进退两难的困境

2006年9月9日

我父母住在巴库尔行政区的查特纳村。他们是高迪亚传教机构的启迪奉献者。我名叫高让嘎,于六个月前加入国际奎师那意识协会圣玛亚普尔庙;在接受了三个月的新奉献者培训后,我被安排做学校的传教服务。

在至尊主的秋千节开始的前几天(Jhulan Purnima),我父亲来带我回家,告诉我他和其它家庭成员的意见是,我应该参加高校考试,得到一个文凭。我也有些想回去看望我母亲。然而,听了我父亲的意图,关心我的奉献者们诚心诚意地请求他,有一位甚至扑倒在我父亲的脚旁,请求他不要把我带回假象世界。我父亲身为至尊主的奉献者,感到进退两难。他最后托庇于主尼尔星哈戴瓦,祈求祂给予指导。那天晚上,主尼尔星哈戴瓦出现在我父亲的梦中。至尊主心情十分平静。祂用手轻轻地拍着我父亲:“我亲爱的儿子,你走。你儿子将留在这里,留在我的莲花足旁。”

看到至尊主,受到惊吓的我父亲开始不断顶礼。主尼尔星哈戴瓦随后便消失了。我父亲高兴地告诉负责照顾我的奉献者说,我可以留下,继续在这里做服务。我也打电话,告诉家里的其它成员,我今年不准备参加任何考试。

 

请帮助我!

2006年10月10日,在玛亚普尔参加奉爱经典学习的课程期间,从德里来的迪帕克•古普塔突然出水痘了。他抱着一线希望分别去看了西医、顺势医疗和阿尤韦达的三个医生。三个医生都告诉他同一件事,那就是:“在隔离的情况下彻底休息至少二十天。”迪帕克真的感到很心烦意乱,因为他在不断请求了很长一段时间后,他父母才同意他来玛亚普尔。他现在要错过课程,以及与托钵僧和其它年长奉献者们的联谊了。

在经受三天剧烈的痛苦之后,迪帕克就再也无法忍受了,于是向庙走去。他在傍晚崇拜(sandhya aroti)刚刚结束到了庙,站在主尼尔星哈戴瓦面前他说:“亲爱的至尊主,看看我可怜的状况(他浑身疼且到处是溃烂)。请帮助我。”接着,他加入接受给神像供奉过的食物的队伍。看到他的状况,受到惊吓的祭司给了他一些帕萨达,并叫来了保安人员。保安人员把他送出庙堂,告诉他不要在有这种接触性传染病的情况下回来。

迪帕克回到他的房间,沮丧地想着还要承受这样的痛苦十七天之久,等等。第二天早上2点钟,迪帕克醒来时感觉精力旺盛。他起床去沐浴,惊喜地看到他身上的溃烂都没了,所有的疤痕也消失了。他参加了整个早上的节目,没感到累。迪帕克说:“我真的很感激主尼尔星哈戴瓦在圣地为我做的一切。祂救了我的命,我无法告诉你们我所承受的痛苦,但祂在一天内就治愈了我。”


安妲茹帕•黛薇•妲西的信

哈瑞-奎师那。我的名字是安妲茹帕•妲西,于1975年在迈阿密的佛罗里达州接受圣帕布帕德启迪。大家要求我讲讲我的丙肝被治愈的经历。

2004年夏季,圣佳亚帕塔卡•玛哈茹阿佳访问了佛罗里达州阿拉楚阿的新茹阿曼•瑞提庙。我接近玛哈茹阿佳,请求他就我将离开这个世界给予我他的祝福。我的病是C型肝炎,肝脏已经纤维病变到了第三个阶段。我正经历48个星期的治疗,这种治疗只有百分之四十五的治愈机会,而且副作用很多。佳亚帕塔卡•玛哈茹阿佳对我说:“你看到这根拐杖了吧?玛亚普尔的主尼尔星哈触碰过它。”说完,他就用那拐杖触碰了我的头。那天夜晚,我梦到自己得了麻疯病,而且身体开始萎缩。第二天早上,我接到佛罗里达州医院的电话。医生告诉我说:“祝贺你。你的C型肝炎没问题了。八个星期内,病源体就不活动了!”对我这个属于致命的C型肝炎第一型的人来说,这种结果让医生都感到吃惊。

当我开始这个治疗时,我每天向主尼尔星哈戴瓦祈祷:“您喜欢怎样便怎样,您可以带我离开这个世界,也可以治愈我。只要您认为合适就可以。然而,请允许我始终为您做纯粹的奉爱服务。”谢谢您,谢谢至尊主给我第二次机会。/FONT>

谢谢大家!

安妲茹帕•妲西

nrs_jpsopt

政府医生得到的启示

巴苏戴瓦•达斯是孟加拉国政府的医生。他那二十岁正在学医的女儿蜜斯缇•达斯,于2006年3月间变得极其病弱。她被诊断出有了致命性的卵巢生殖细胞瘤。他们把她带到孟买,在那里开始接受治疗。但医生很快便放弃了对她的治疗。达斯医生曾去朝拜过国际奎师那意识协会在珠瑚海滩的庙,那里的一位奉献者给了他一份有关玛亚普尔即将举行尼尔星哈显现日庆典的传单。他后来去玛亚普尔参加了那个节日,并在那里得到一个描述主尼尔星哈戴瓦的娱乐活动的小册子。他读到那书中描述的一些主尼尔星哈戴瓦神奇治愈病人的事迹,因此相信,依靠主尼尔星哈戴瓦的仁慈,他女儿的病将会被治愈。他回到孟加拉国,随后与玛亚普尔负责崇拜主尼尔星哈戴瓦的祭司联络。他请求祭司向主尼尔星哈戴瓦献上特殊的供奉,以拯救他女儿的生命。蜜斯缇的健康立刻开始好转。现在她已逐渐恢复到正常的状态。

主尼尔星哈戴瓦的仁慈给了巴苏戴瓦•达斯极大的鼓励,他于是印刷那本描述至尊主娱乐活动的小册子在孟加拉国派发。他说:“我觉得每个人都该为个人的成长和灵性成长向主尼尔星哈戴瓦祈祷。”

 

发生在玛亚普尔的神迹

2006年10月28日,茹阿妲•康塔•哥帕勒•达斯和帕德玛•茹阿迪卡•黛薇•妲西两人十四岁的儿子查夸瓦尔提•茹阿佳,在一个鞭炮爆炸时脸部受伤。他被立刻送进医院。医生说他脸部是二度灼伤并建议:(1) 立刻进行脸部清创处理;(2)两个星期后做植皮手术,然后(3)在六个月或一年后做外科整容。

第二天早上,父母请求潘卡湛葛瑞•帕布向主尼尔星哈戴瓦献上特殊的供奉,以使查夸瓦尔提•茹阿佳尽快恢复。潘卡湛葛瑞•帕布替他们做了。

后来的两天里,查夸瓦尔提•茹阿佳几乎一直躺在床上没怎么动。他甚至连眼睛都睁不开。随后,他被送到巴茹阿克普尔的迪沙眼科医院,医生们发现他的眼结膜和角膜被灼伤,但瞳孔并没受伤。因此,他的视力不会有问题,经过十五天的治疗后,眼结膜和角膜就会被治愈。

11月2日早上,帕德玛•茹阿迪卡•黛薇•妲西去找她的灵性导师圣佳亚帕塔卡•斯瓦米,告诉他发生的事情。他表示他会为她儿子祈祷,同时将给尼尔星哈戴瓦用过的油涂在她的前额上。就在同一天早上,查夸被带到加尔各答去治疗他受损的脸部。

早上在阿波罗医院得到诊断结果后,查夸瓦尔提被带到加尔各答的一个铁路医院。一个高级医师对他进行诊断后确认,那是二度灼伤,于是送他进更衣室准备开始脸部处理。但三分钟内,一名工作人员从更衣室冲出来并大声喊叫着把父母两人带进室内。看到查夸瓦尔提时,父母俩都惊呆了。查夸站在那里微笑着,脸上没有任何受伤的痕迹!!Nrsimhadev ki jaya!。当父母要求医生和在场人员给予解释时,医生们无法给予任何令人信服的原因。他们中的一个人 说:“你们可以回去你们的庙,问你们的至尊主有关这个问题。yeh tho apke Bhagavan ka chamarkar hai。这是你们的至尊主的神迹。”

一切荣耀归于主尼尔星哈戴瓦,所有的荣耀归于圣茹阿妲-玛达瓦。

——圣玛亚普尔•巴克提维丹塔国立学校校长

帕德玛•茹阿迪卡•黛薇•妲西

仁慈的主尼尔星哈戴瓦

通常,尼尔星哈显现日(Nrsimha Caturdasi)庆典过后,都有圣佳亚帕塔卡•斯瓦米资助举办的盛宴。但有一年,他在庆典一结束就离开玛亚普尔去参加一个传教活动了。有位奉献者与他的妻子和孩子坐在离庙的一个入口处不远的长椅上。他问道:“如果佳亚帕塔卡•斯瓦米走了,那我们到哪里去接受帕萨达么(给至尊主供奉过的食物)呢?”

就在他说过这话几分钟内,一位奉献者女士手提一个泥罐从庙里出来问他:“你想要得到些帕萨达么吗?”那位奉献者接过罐子时兴奋地说:“啊,是的!”那是一道加芒果薄片的美味蔬菜(主尼尔星哈喜欢芒果)。一家人于是分享帕萨达么,至尊主对他们的仁慈的响应使他们欢笑。后来,佳纳尼瓦斯•帕布说:他们在做菜时不放芒果,所以可能是因为他们经常将神像餐盘中的食物与准备的其它食物混合,而芒果就这样被混合进那道菜里了。

最近,那一家人带来一条水晶项链和一个巨大的水晶挂饰供奉给主尼尔星哈戴瓦,希望祂会将那条项链佩戴在颈部,而那个挂饰垂在祂的胸膛上。他们很高兴地献上它,但却从没看到祂佩戴过。一天,妻子向至尊主祈祷说:“请告诉我,什么是我可以供奉给您,让您会高兴佩戴的呢?第二天早晨,她来看主尼尔星哈戴瓦时,看到祂正戴着她供奉的水晶项链。

一天早上,这位奉献者向至尊主祈祷道:“我做什么服务能让您高兴呢?”就一会儿功夫,她丈夫带着从庙门口买的芳香的鲜花来找她,从后面把鲜花放进她手中,让她供奉给至尊主。

另一天,她向主尼尔星哈带瓦祈祷:“我还能为您做什么服务吗?”就在她祈祷后要离开庙时,一位奉献者说对她说:“请原谅,你愿意给至尊主供奉一些莲花吗?我们有那么多莲花。”她有些迷惑,因为她刚祈祷能多做些服务,突然就被要求供奉莲花了。她给了捐款,供奉了一大盘莲花。

更多的娱乐活动

 

仁慈的主尼尔星哈戴瓦

通常,尼尔星哈显现日(Nrsimha Caturdasi)庆典过后,都有圣佳亚帕塔卡.斯瓦米资助举办的盛宴。但有一年,他在庆典一结束就离开玛亚普尔去参加一个传教活动了。有位奉献者与他的妻子和孩子坐在离庙的一个入口处不远的长椅上。他问道:“如果佳亚帕塔卡.斯瓦米走了,那我们到哪里去接受帕萨达么(给至尊主供奉过的食物)呢?”

就在他说过这话几分钟内,一位奉献者女士手提一个泥罐从庙里出来问他:“你想要得到些帕萨达么吗?”那位奉献者接过罐子时兴奋地说:“啊,是的!”那是一道加芒果薄片的美味蔬菜(主尼尔星哈喜欢芒果)。一家人于是分享帕萨达么,至尊主对他们的仁慈的响应使他们欢笑。后来,佳纳尼瓦斯.帕布说:他们在做菜时不放芒果,所以可能是因为他们经常将神像餐盘中的食物与准备的其它食物混合,而芒果就这样被混合进那道菜里了。

最近,那一家人带来一条水晶项链和一个巨大的水晶挂饰供奉给主尼尔星哈戴瓦,希望祂会将那条项链佩戴在颈部,而那个挂饰垂在祂的胸膛上。他们很高兴地献上它,但却从没看到祂佩戴过。一天,妻子向至尊主祈祷说:“请告诉我,什么是我可以供奉给您,让您会高兴佩戴的呢?第二天早晨,她来看主尼尔星哈戴瓦时,看到祂正戴着她供奉的水晶项链。

一天早上,这位奉献者向至尊主祈祷道:“我做什么服务能让您高兴呢?”就一会儿功夫,她丈夫带着从庙门口买的芳香的鲜花来找她,从后面把鲜花放进她手中,让她供奉给至尊主。

另一天,她向主尼尔星哈带瓦祈祷:“我还能为您做什么服务吗?”就在她祈祷后要离开庙时,一位奉献者说对她说:“请原谅,你愿意给至尊主供奉一些莲花吗?我们有那么多莲花。”她有些迷惑,因为她刚祈祷能多做些服务,突然就被要求供奉莲花了。她给了捐款,供奉了一大盘莲花。

nrscand002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