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ditional Chinese

desk0532

我來是為了告訴你不要怕我

仁慈的尼爾星哈戴瓦

主尼爾星哈戴瓦立刻回應

——潘卡湛葛瑞.達斯

人們愛聽故事這一事實,是韋達典籍逐漸轉向以故事的形式呈現的原因之一;《瑪哈巴茹阿特》(Mahabharata)、《茹阿瑪亞納》(Ramayana)和往世書(Puranas)等,就是這樣的典籍。當這樣的故事與至尊主及祂的奉獻者的娛樂活動有關時,它們就被稱為麗拉(lila)。因為有了“瑪亞普爾崇拜尼爾星哈戴瓦之祭司”的稱號,我被要求講述與尼爾星哈戴瓦有關的故事,但這些“娛樂活動”除了講述它們的奉獻者的證詞外,並不像經典一樣有權威性;在絕大多數情況下並沒有其他的證人。儘管就有關將他人的神祕體驗接受為是事實這一點,我一般完全持懷疑論,但最近有太多的事件發生,不禁引起了我的注意。

例如,在上次的主柴坦亞顯現日(Gaura Purnima)的節慶上,我從人群中叫出一位奉獻者,請她為女士們分發給至尊主沐浴過後的甘露(caranamrta),她照做了。後來,她帶著盛放甘露的罐子回來時評論說,主尼爾星哈戴瓦(Nrsimhadev)很仁慈,竟那麼快就給予回應了。

janpank2

她說﹕“我今天早上祈禱,願我有機會向祂獻上一些直接的服務,而您現在就給了我這項服務。”我說﹕“是啊,願望在聖地(dham)能很快實現。看,你的願望當天就實現了。” 她回答說﹕“不,不是同一天,而是同一個時刻。就在我表達想要侍奉祂的願望時,你就把我叫過去了。”我承認道﹕“哇!真是神奇。你有沒有聽說在一個贊助者給主尼爾星哈戴瓦買了一對新的眼睛並把它們安上去的同時,有個眼睛有問題的奉獻者眼睛就痊癒了?”她告訴我說﹕“噢,是的。事實上,當主尼爾星哈戴瓦對她說話時,我就在同一個樓了。”她補充說﹕“你知道,那一晚周圍有那麼多能量,沒人能睡覺。”

就在幾天以後,另一位奉獻者揭示了主尼爾星哈戴瓦是如何幫助他的。他說﹕“我承受身體劇痛的痛苦。在主尼爾星哈戴瓦的神壇前,我甚至不得不靠著圓柱,以便有個支撐。我對至尊主祈禱說,‘請幫助我。請拿走這種痛苦的狀況,好讓我能全心全意地侍奉您。’接著,我就感覺我所有的疼痛都向上移動,然後從我身上流出去了。它就這樣離開了。”

medJanPank-1-1958

在我聽他講述之際,我注意到另一個來朝見(darshan)至尊主的奉獻者。當天清晨,這個奉獻者就有關這兩個星期因她的身體被感染而使她倍受折磨的嚴重問題詢問我的意見,因為那已經使她無法到阿薩姆省去為神像上色,而她受託做這項服務,就連去的機票都有了。于是,我邊走向她邊說﹕“瑪塔吉,主尼爾星哈戴瓦當下就給予祝福。所以,你為什麼不請求她去除你的問題呢?”就在第二天早晨,她看到我時說﹕“太感謝你給我的忠告了!你知道嗎,昨天當我從廟回到家時,我的問題完全消失了。”

一些天後,另一個奉獻者來到祭司的房間,告訴我們她做的一個夢。在夢中,主尼爾星哈戴瓦像父親一般與她走在一起,跟她交談。當她詢問該如何侍奉祂時,祂告訴她,向祂獻上一些芒果。當時並非芒果季節,但她還是想辦法找到了一些,于是我們幫她將芒果供奉給至尊主。這件事發生在聖高茹阿.哥文達.斯瓦米於瑪亞普爾離開他軀體的那一年。

這件事過後幾天,她再次來到祭司房並說﹕“事實上,我只對你說了我的夢的一半。主尼爾星哈戴瓦還對我說,‘我很愛我的祭司,我要把他帶回我身邊。’我恐懼地驚叫,‘噢,請不要這樣做。我們要他留在這裡。’祂說,‘不,我想我會把他帶回去。’在我長時間的請求下,至尊主堅決地宣布,‘好吧,那我就帶走古茹(靈性導師)中的一個作為代替。’”

anim1

她總結說﹕“我將這個夢告訴了我的靈性導師,他建議我不要告訴任何人。但現在,既然它已成為事實,我想我可以告訴你了。”

當我向我那來自卡羅萊納州的朋友維施宛巴爾複述這個故事時,他說﹕“這真太神奇了!我妻子也夢到了主尼爾星哈戴瓦和芒果。你看,昨天在她走出瑪亞普爾社區時,她看到商店裡有一罐醃芒果,于是想要買回來給主尼爾星哈戴瓦。但她懷疑那些醃芒果是否潔淨,所以忍住沒買。可昨天夜裡,主尼爾星哈戴瓦出現在她的夢中,問她說,‘我的醃芒果在哪兒?’”

當主尼爾星哈戴瓦剛來瑪亞普爾時,所有的祭司都不情願崇拜祂那令人敬畏的形象。巴瓦.希迪.達斯尤其害怕祂,崇拜祂時總是很緊張不安。一天夜晚,他侍奉至尊主休息後離開神壇。就在那時,他聽到背後發出一聲巨響,那使他不禁毛骨悚然。他害怕地回頭察看,發現一切都在原地沒動。他于是快速離開,鎖上神壇的門,然後頂禮並祈禱,請求至尊主原諒他在不自覺的情況下有可能犯的過錯。在那一晚結束之際,他被他床鋪的搖動驚醒。巴瓦.希迪因為睡在疊床的上鋪,所以以為那必定是睡在下鋪的祭司起身去做清晨崇拜儀式(mangala-arati)。

然而,他睜開眼睛時卻看到主尼爾星哈戴瓦就坐在他的床上。那位幸運的祭司變得十分害怕,幾乎到了驚慌的程度。就在他試圖起身時,主尼爾星哈戴瓦將祂的兩隻手放在那祭司的肩膀上,那雙手讓他感覺如宇宙般沈重。至尊主安慰他說﹕“平靜下來,鎮靜下來。我來只是告訴你,在你到廟裡崇拜我的時候,不需要害怕我。請去除這種害怕。”至尊主說完就消失不見了,但巴瓦.希迪則開始在他睡覺的那棟長樓的走廊上來回奔跑。

weaponsopt

有些關心他的奉獻者問他﹕“出什麼事了?”但他們只得到一些毫無條理的回答。這使他們開始認為他可能瘋了或被鬼魂附體了。最後,巴瓦.希迪跑到廟裡,撲倒在崇拜主尼爾星哈戴瓦的神壇門前,衷心地向至尊主獻上祈禱。過了一會,他變得稍微平靜一些,開始走回他的房間。他心想﹕“奇怪,為什麼每個人都盯著我看呢?”當他低頭看自己時,他才發現,他是穿著睡衣去廟的。

去年在主柴坦亞顯現日的節慶上,我看到現住在美國的巴瓦.希迪,于是問他有關這個事件。他說﹕“是的,我的肩膀上還有主尼爾星哈戴瓦雙手的印記。它們現在幾乎完全褪去,但還是依稀可見。”

他並不是聲稱見過主尼爾星哈戴瓦的唯一的一個人。一次,來自附近高迪亞傳教中心的一位奉獻者來崇拜主尼爾星哈戴瓦。他告訴我們的祭司長佳納尼瓦斯說,在尼爾星哈戴瓦的顯現日(Nrsimha Caturdasi),他曾整夜吟誦至尊主的聖名,而就在那一夜結束時,主尼爾星哈戴瓦在他的房間裡展示了自己。他說﹕“那是國際奎師那意識協會廟裡的尼爾星哈戴瓦形象,他對我甜美地微笑著。我的古茹.瑪哈茹阿佳說我很幸運,應該到這裡來崇拜主尼爾星哈戴瓦。”

另一次,有一對悲痛欲絕的父母來到我們瑪亞普爾中心。他們的孩子離家出走了,他們在找遍整個國家後最終聽說,他們的兒子在我們這個中心裡。他們立刻趕來,花了一整天的時間找他,向接待處及很多奉獻者詢問,但卻不幸沒找到他。

那一天即將結束之際,在對主尼爾星哈戴瓦做晚上崇拜儀式(sandhya arati)期間,男孩的母親雙手合十地向尼爾星哈戴瓦祈禱說﹕“我親愛的至尊主,上次我來這裡時曾快樂地參加吟唱和跳舞,但現在我的心因失去兒子而破碎,我感到生活中再無快樂可言。我的主,只要我的兒子能回到我身邊,我就會舉起雙手,歌唱‘Haribol, Hare Krishna’”。

就在她脫口說出這些話的時候,一個人過來站在了她和主尼爾星哈戴瓦的面前﹕那是她失去的兒子。現在,父母兩人都接受了外士納瓦的啟迪,開設了納瑪.哈塔(nama hatta)傳教中心,積極熱情地傳揚至尊主的榮耀。

還有其它的故事,但有些我猶豫要不要複述,有些我不能說,因為告訴我的人要求保密。無論如何,告訴我這些故事的奉獻者都增強了他們的信心和信念;當然,我自己因為聆聽這些故事也是如此。所以,儘管它們不是經典,但如果其他人通過閱讀它們得到同樣的利益,那將是最有幫助的。它們幫助我們增強奎師那意識!

主尼爾星哈戴瓦

在國際奎師那意識協會瑪亞普爾中心的顯現

—— 阿特瑪塔特瓦.達斯的談話錄音

1984年3月24日中午12點20分,三十五个土匪手持武器和炸彈攻擊了聖瑪亞普爾.昌鐸達亞廟。他們以嘲弄的方式騷擾並威脅奉獻者。但當土匪們決定奪取聖帕布帕德和聖茹阿妲茹阿妮的神像時,最令人震驚的事情發生了。毫不畏懼的奉獻者們向攻擊者們發起了進攻!他們怎能眼看著聖帕布帕德和聖茹阿妲茹阿妮被帶走呢?隨著槍聲響起,幾個土匪倒下了,他們的如意算盤以失敗告終。聖帕布帕德被搶救回來,但美麗的聖茹阿妲茹阿妮卻不能再優雅地出現在主神壇上了。

這一事件使奉獻者們的心十分受打擾。參與管理的奉獻者們更是考慮要如何解決問題,使這樣的事情永不再發生。瑪亞普爾的奉獻者們已經不是第一次面對暴力和騷擾了。國際奎師那意識協會瑪亞普爾中心的副主管巴瓦南達-達斯,建議要安放主尼爾星哈戴瓦。當年,在土匪們攻擊了主柴坦亞的顯現地 (Yoga Pitha)的奉獻者們後,聖巴克提維諾德.塔庫爾(Bhaktivinode Thakur)和他兒子聖巴克提希丹塔.薩茹阿斯瓦提.塔庫爾,便迅速安放了聖拉珂施蜜.尼爾星哈戴瓦。那裡從此再沒受到過打擾。然而,瑪亞普爾中心的奉獻者們並不是很熱心地要完全按照那些方法做,因為這要求祭司必須是從出生就一直過獨身禁慾生活的貞守生(naisthika brahmacari),而且對主尼爾星哈戴瓦的崇拜必須十分嚴格、有規律。有誰願意崇拜祂呢?

儘管有這樣的猶豫,巴瓦南達.達斯還是急切地想把主尼爾星哈的形象帶到瑪亞普爾。他要求巴克提希丹塔.達斯和我畫一些草圖。一天,他完全是不由自主地說﹕神像的腿應該呈彎曲狀,隨時準備跳起來;祂應該凶猛地看向四周,祂的手指應該是彎曲的,應該有火焰從祂頭上出來。我畫了一張處在這種狀態中的神像的素描。

奉獻者們喜歡祂,潘卡湛葛瑞.達斯同意崇拜祂。從加爾各答來的富有的奉獻者茹阿妲帕德.達斯負責資助雕刻神像並安置神像的費用。看來,主尼爾星哈在國際奎師那意識協會瑪亞普爾中心顯現,將是簡單、直接的事情。茹阿妲帕德.達斯迅速給了十三萬盧比,當時大家一致認為,將在三個月內準備好安置神像。

我啟程去南印度安排各項有關事宜。憑藉奎師那的恩典,我很快就找到了一位著名的斯塔帕提(sthapati)。斯塔帕提不僅雕刻神像,還精通廟宇建築學及工程。那個人一開始很樂於幫助;直到我提出,我們要雕刻的神像是烏卦.尼爾星哈戴瓦(Ugra Nrsimhadev)時,他立刻斷然拒絕雕刻這樣的神像。我找了許多神像雕刻專家,但得到的答案總是一樣的,那就是﹕“不”。我往來於瑪亞普爾和南印度好幾次。六個月過去了,但主尼爾星哈戴瓦還是沒有以祂的神像形象展現。

茹阿妲帕德.達斯很渴望看到主尼爾星哈戴瓦被安放在瑪亞普爾。他請我再次拜訪我第一次去見的斯塔帕提,請求他幫助我們雕刻這尊神像。這一次,那位雕刻家比較友善,給我朗讀有關雕刻及神廟建築學的韋達經典中講述各種神像形象的一章。他大聲朗讀描述主尼爾星哈戴瓦的幾節詩。這一系列詩文描述了祂火焰般的鬃毛,祂搜索的眼光,以及祂的一條腿膝蓋彎曲,腳向前準備從柱子跳出的形象。在那雕刻家朗讀這些時,我驚奇不已。這就是我們想要的!我給他看我畫的素描。他很感動,答應畫一張以經典描述為基礎的素描,好讓我們在雕刻神像時可以作為指導。他提醒我,儘管如此,他本人將不雕刻那形象。要完成那形象的素描需花費他一個星期的時間。會面令人印象很深刻。我回到瑪亞普爾,將素描拿給管理廟宇的權威人士們看。每一個人都想要那位斯塔帕提雕刻神像。于是,我再次被派往南印度去努力說服他。

我直奔那位斯塔帕提的住宅而去。我感到很焦慮。除了祈禱主尼爾星哈戴瓦給予仁慈,同意在瑪亞普爾聖地我們的神廟中展示祂自己外,我能做什麼呢?這一次,我還沒說上兩句話,那位雕刻家就答應將會幫我們雕刻神像了。

那位斯塔帕提去找了他的上師——刊祺.普茹阿麼的商卡爾查爾亞,告訴他有關我們的要求。他的上師立刻回答說“不要做這件事”。當他聽說是從納瓦兌帕(Navadvip)來的哈瑞-奎師那的人提出的要求時,不禁變得十分擔心。他說﹕“他們想要烏卦.尼爾星哈戴瓦?他們知不知道雕刻和安放烏卦.尼爾星哈的意義?三千年前只有十分高級的斯塔帕提們才雕刻過這樣的神像。去彌掃瑞的路上有一個地方有一尊十分凶猛的烏卦.尼爾星哈。惡魔黑冉亞克希普(Hiranyakasipu)就是在祂大腿上被撕開,黑冉亞克希普的腸子散落在祭壇各處。崇拜至尊主的這個形象的標準曾經非常高,有大象列隊游行,每天都舉行節慶,但後來,崇拜的質量逐漸降低。今天,那個地方就像一個鬼城。整個村莊都荒蕪了。沒人能在那裡平靜地生活。那就是他們想要的嗎?”

那位斯塔帕提回答說﹕“他們很堅持。他們不斷地來找我談有關那神像的事。他們最近遇到土匪攻擊的問題。”他手捧那神像的素描給他上師看,並說到﹕“這就是他們要的神像。”他的上師接過素描,很專業地審視它。

上師說﹕“啊,這屬於烏卦範疇,但有這種心境的神像被稱為斯塔努.尼爾星哈(Sthanu Nrsimha)。這個星球上沒有這種神像。就連天堂星球的半神人也不崇拜這樣的形象。是的,這種神像屬於烏卦的範疇。烏卦的意思是凶猛,非常憤怒。在這個範疇中有九個形象。祂們全都十分凶猛。他們想要的那一種形象是斯塔努.尼爾星哈——踏出柱子的尼爾星哈。不,別雕刻這個神像。這對你不會是吉祥的。我過些時候會告訴你有關這一點。”

幾天後的一個夜晚,那位斯塔帕提做了一個夢。在夢中,他的上師來對他說﹕“你可以為他們雕刻斯塔努.尼爾星哈。”第二天早上,他接到從康祺普茹阿麼給他傳遞來的一封信。信是商卡爾阿查爾亞寫的,其中就廟宇修繕給予了一些指導。在信的底部有備注寫到﹕“為了國際奎師那意識協會,你可以雕刻斯塔努.尼爾星哈。”

那位斯塔帕提給我看那封信並說﹕“我有了我古茹的祝福5我會雕刻你們的神像的。”這使我欣喜若狂。我給了一部分預付款,問他雕刻那神像需要多長時間。他說,在六個月內神像就會準備好等待安放。我于是回到瑪亞普爾。

在聖地平靜地住了四個月後,我決定去南印度購買崇拜尼爾星哈用的沈重的黃銅用品,然後接走神像。行程安排得很好,直到我去拜訪斯塔帕提,一路都很順利。我向他解釋說,崇拜所需要的一切用品都已經買到了,我現在來接神像。他看著我,彷彿我失去了理智。他大聲說到﹕“什麼神像?!我甚至還沒找到合適的石頭呢!”我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我喊叫到﹕“但你告訴我,會在六個月內準備好祂。”

他說﹕“我會遵守我的承諾。我找到石頭的六個月後,神像就會準備好安放了。”他的回答很有力,但我就是不明白或接受延遲。感到挫折的我挑戰性地問他﹕“南印度到處都是又大又厚的石頭。問題究竟是什麼?”他以老師看比較遲鈍的學生的眼神看著我,並十分慎重地說﹕“我不是在製作一個碾磨機。我正在使一尊神像成形。經典告訴我們,只有有生命的石頭才能用來雕刻維施努神像。當你在厚石板上敲打出七個點,而每一個點都發出經典裡談到的聲音時,那石板才是適合的。不僅如此,還有第二種檢測方式,看石頭是否是有生命的石頭。有一種蟲子吃花崗石,如果牠從石頭的一邊吃到另一邊,在牠後面留下一道完整的痕跡,那就說明有生命的石頭通過了第二種檢測。那石頭是有生命的石頭,它可以展示出主尼爾星哈的真實形象。我只有用這樣的石頭才能雕刻你們的尼爾星哈戴瓦。這樣的石頭會吟詩。從這種石頭雕刻出的神像將得以完整的表現,而且是絕對美麗的。請耐心些。我一直很真誠地在為你們找六英尺的石板。”

我感到很驚奇,也有些焦慮。瑪亞普爾的奉獻者盼望神像盡快抵達。我怎麼向他們解釋現在正在為他們尋找“ 有生命的石頭”的事?也許他們決定用大理石雕塑尼爾星哈戴瓦的形象呢?我決定通過與斯塔帕提談論帕拉德王的塑像來緩解氣氛。我說﹕“請原諒我,但我上次來時忘了告訴你,我們也想要一個帕拉德的塑像。我們想要崇拜帕拉德-尼爾星哈戴瓦。你怎麼想?”

“我認為那將是不可能的。”斯塔帕提就事論事地回答說。我懷疑地看著他,不確定該說什麼。他微笑著繼續說﹕“你們想要一切都完全按照經典的指示做。你們的尼爾星哈戴瓦將是四英尺高;相比較之下,那將使帕拉德王的尺寸像阿米巴蟲那麼小。”

我打斷他說﹕“但我們想要帕拉德王有一英尺高。”

那位斯塔帕提回答道﹕“好的,但那意味著你們的尼爾星哈戴瓦將有一百二十英尺高。”我們開始你來我往地爭論有關帕拉德王的形象。最後,斯塔帕提嘆氣不再堅持,同意製作一英尺高的帕拉德王塑像。現在,我回瑪亞普爾至少有些正面的消息可以匯報了。

兩個月後,我回到南印度,事情還是沒有進展。從此,我每三十天或四十天就會往來穿梭於瑪亞普爾和南印度之間。我們的石頭終於找到了,那位斯塔帕提像是換了個人。有一個多星期的時間,他很少在家。他一小時接一小時、一天複一天地坐著凝視著石板。他手中拿著一根粉筆,但什麼都沒畫。他除了讓輔助他的工人們去掉那石頭上多餘的部分,使其呈長方形,不許他們做別的。下一次我去拜訪他的時候,他已經在石頭上畫了素描。僅此而已。我很擔心。瑪亞普爾的管理者們已經快失去耐心了。

“你確定神像將在六個月完成嗎?”我絕望的問他。他回答道﹕“別擔心。工作會完成的。”

fromaboveopt

 

我返回瑪亞普爾,只有需要檢查神像的一些細節時才被派往南印度。我發現那位斯塔帕提在極其小心、全神貫注地親自雕刻神像。那時,石板已經開始顯形。他剛剛從臂飾開始,用了兩個星期雕刻它們,所有的細節都那麼精美、雅緻。那給了我深刻的印象,讓我很高興。

那位斯塔帕提用了超過十二個月的時間完成了神像的雕刻。他完成工作後並沒有馬上通知我,而是決定花幾天的時間看看他的朋友們。當時是雨季。當地沒有幾個訪客,他覺得將主尼爾星哈戴瓦鎖在他的茅草棚中是安全的。兩天後,他的鄰居跑來告訴他,他的茅草棚著火了。當時雨下得很大,一切都是濕淋淋的,但椰子樹搭的屋頂卻著起火來。他跑到現場時發現,尼星哈戴瓦沒被碰到,但茅草棚卻被燒成了灰燼。他立刻給我打電話說﹕“請過來取你們的神像,祂燒毀了一切。祂清楚地表示,祂現在就要走!”

我滿腔熱情地趕到南印度,租了輛卡車,用沙子將車箱填滿一半。我到了那位斯塔帕提的工作室,心想在這最後的階段事情將會相當簡單,但卻愚蠢地忘了主尼爾星哈戴瓦是一位非常重的人物。祂的重量是一噸!我們用了兩到三個小時的努力,才成功地把神像安全地從棚子裡移到卡車上。要想安全地通過邊界,我們還需要警察的允許,銷售稅徵收總部、考古學部門主任及泰米爾納德邦藝術董事會簽署的文件。

所有的官員在簽署文件前都要求看神像。他們一旦覲見(darshan)過主尼爾星哈戴瓦,都變得十分願意幫助且效率極高。我們在二十四小時之內得到了所有需要的文件,這在官僚作風盛行、辦事拖拉的印度政府機構中是一個奇跡。回瑪亞普爾的旅程也出奇地順利和平靜。我們的保護者無疑與我們在一起。

通常,斯塔帕提會在安放儀式的那一天到來,進去神像房,雕刻神像的眼睛。這稱為開光(netra-nimilanam)。但我們的情況是個例外,雕刻我們的尼爾星哈戴瓦的斯塔帕提已經雕刻了神像的眼睛。他不僅雕刻了神像的眼睛,還做好了灌注生命力(prana-pratistha)、小型崇拜儀式(puja)和供奉儀式(arati)。我確定,那就是為什麼我們順利得到所有的官方文件,運送至尊主的過程極其容易的緣故。祂已經臨在了。有誰敢對主尼爾星哈戴瓦說“不”呢?

主尼爾星哈戴瓦神像的安放程序十分簡單,從1986年7月的28日到30日,用了三天的時間。我記得當時感到擔心安放程序是否太簡單了。康祺普茹阿麼的商卡爾阿查爾亞給予的嚴重警告給我印象深刻。但我的心很快就因為聽到大聲、充滿活力的聖名吟唱(kirtana)而感到撫慰。當時,這喀歷年代中的唯一財富——集體歌唱神的聖名祭祀(Sankirtana-yajna),控制了整個現場。我感到充滿活力,快活、滿足。集體歌唱神的聖名這一使命的保護者——主尼爾星哈戴瓦,終於決定在聖瑪亞普爾.昌鐸搭亞聖地展現了。

至尊主最可怕的形象——聖尼爾星哈戴瓦

——潘卡湛葛瑞.達斯

 

Om namo bhagavate sri maha-Nrsimhaya/ damstra-karala-vadanaya/ ghora-rupaya vajra-nakhaya/ jvala-maline mama vighnan paca paca/ mama bhayan bhindi bhindi/ mama satrun vidravaya vidravaya mama/ sarva ristan prabhanjaya prabhanjaya/ chata chata, hana hana, chindi chindi/ mama sarvabhistan puraya puraya mam/ raksa raksa hum phat svaha

“啊,因牙齒尖長而形象可怕的尼爾星哈戴瓦!您堅硬、碩大的指甲看上去十分可怕,火焰組成了您的花環。消除、消除我的障礙;踢開,踢開我的恐懼。遣散,遣散我的敵人;摧毀,摧毀我的業報。閃耀,閃耀!殺,殺!砍,砍!永遠滿足,滿足我要侍奉您的願望!保護,保護我,保護我周圍所有的人。”

主尼爾星哈戴瓦的這個偉大的曼陀令人吃驚,不是嗎?對在瑪亞普爾覲見過這尊神像的人來說,這描述一點都不誇張;尤其是在凌晨供奉儀式(mangala-arati)時,黎明前的黑暗中,祂神像房的門打開現出祂令人敬畏的威嚴形象,在二百盞油燈的照耀下,祂的眼睛和牙齒在祂張開大口的獅子般的臉上閃閃發光。當祭司站在神壇的區域內供奉燃燒出明亮火焰的大型樟腦和精煉奶油燈時,外面聚集了一大群奉獻者,只為能看至尊主一眼。他們知道﹕這吉祥的供奉儀式只有三到四分鐘就結束了。

恰好在清晨五點之前,供奉儀式結束,主尼爾星哈戴瓦神壇的沈重木門被關上。

我在恭敬地撲倒在地致以頂禮並祈求聖帕布帕德和聚在一起的奉獻者的祝福後進入神像房。雙手合十地站在至尊主面前時,我吟誦這段祈禱文﹕“啊,凱沙瓦!宇宙之主!展現出半人半獅形象的主哈爾依啊!一切榮耀歸於您!您就像人用手指甲輕鬆地掐碎一隻黃蜂般,用您美麗的蓮花手上精緻地塗著指甲油的指甲,撕碎了如黃蜂般的惡魔黑冉亞卡希普的身體。”

closer_2opt

清潔地板並坐在庫沙草墊上開始崇拜神像……我做的第一件事是淨化所用的物品,以及身體和心。接著,我冥想自己是不同於軀體的靈性個體,瞭解自己是至尊主永恆的僕人。隨後,用檀香漿、鮮花、燻香、一個精煉奶油燈及一些食物崇拜我的靈性導師聖帕布帕德。做完這些後,我請求他同意我協助他崇拜主尼爾星哈戴瓦。用同樣的方式請求主柴坦亞.瑪哈帕布和聖帕拉德王的允許後,我開始透過曼陀,透過水這些媒介向主尼爾星哈戴瓦供奉16種崇拜的供品。

我用頭觸碰聖帕拉德王雕像的蓮花足,祈禱請求他的祝福﹕“僅僅是為了解除你邪惡的父親黑冉亞卡希普給你造成的危難,至尊主以祂主尼爾星哈戴瓦那神奇的形象顯現。啊,聖帕拉德王!你是十二位奉愛服務的偉大權威人士(mahajana)中的一位。請祝福我瞭解靈性的真相。”

darshan_opt

 

主尼爾星哈戴瓦的神壇上有六十個沙拉卦麼-希拉(salagrama-silas)。我移動他們,以給他們沐浴。位於中心並戴著王冠的最大的希拉,是尼爾星哈戴瓦.沙拉卦麼。儘管“人應該用頭觸碰神像的雙足”是經典的訓諭,但事實上並非總有可能做到這一點。為此,我們將神像的鞋子鑲嵌在看似頭盔的罩子上,將它放在奉獻者們的頭上。當祭司的一個好處是,可以用頭直接觸碰至尊主的蓮花足。得到這一祝福,我祈求至尊主原諒我有可能給祂造成的任何不便,然後幫祂脫去衣服,用一塊潮濕的軟布給祂擦身體。當我用檀香或香根草(khus)等使身體涼爽的油按摩祂的身體時,祂的身體開始發光。祂的形象精美、修長、完好。祂雖然看上去強大有力,但也優美、典雅。至尊主彎曲著膝蓋,隨時準備跳躍,在祂的臀部有一條深深印入的腰帶。祂臉上有很大的腮幫子、張開的嘴巴和伸出的舌頭。祂肚臍深陷,胸膛寬闊。主尼爾星哈戴瓦超然的身體光滑、觸碰起來柔軟,看上去賞心悅目。祂佩戴著手鐲、臂鐲和其它裝飾品作點綴。至尊主有八條手臂,六隻手中分別持有寶刀、蓮花、飛輪、海螺、大頭棒和盾牌。為了實現布茹阿瑪的承諾,祂前面的兩隻手中沒拿武器。

closer_1opt

 

至尊主不能容忍對祂奉獻者的傷害。俗話說,相由心生。如果這是真的,那我們可以看到,主尼爾星哈戴瓦從爆裂的柱子裡出來,攻擊企圖殺死至尊主純粹奉獻者帕拉德的、最大的惡魔黑冉亞卡希普時,祂無疑有多狂怒。“祂憤怒的眼睛恰似熔化的金子,祂閃亮的鬃毛使祂可怕的臉龐看起來更大。祂致人於死命的牙齒和移動著的如剃刀般鋒利的舌頭,彷彿決鬥用的寶劍。祂的耳朵豎起、靜止不動。祂的鼻孔和張開的嘴巴看似山洞。祂的上下顎可怕地張著,祂的整個身體碰到天空。”當決定將主尼爾星哈戴瓦的神像帶到瑪亞普爾,以保護奉獻者和廟宇時,管理者們召了三個主要的祭司開會討論安置這尊神像的重要性。然而,當談到誰要做每日的崇拜時,沒人自告奮勇承擔這個責任。管理者們說﹕“在等待這麼長時間後,神像終於準備好了,但現在卻沒人想要崇拜祂!”他們的擔心很明顯。接著,我便被挑選出來……他們問我說﹕“你為什麼不想崇拜祂?”我回答道﹕“我太害怕了。”他們提示我說﹕“噢,你也許沒遵守四項原則……”我說﹕“我當然遵守了,但……”

幸運的是,負責在南印度製做神像的阿特瑪塔特瓦.帕布平息了我們的恐懼。他告訴我們,就連斯塔帕提一開始都拒絕製做這樣的神像說,沒人崇拜尼爾星哈戴瓦的這個斯塔努形象(至尊主從柱子裡跳出去殺黑冉亞卡希普的凶猛形象)。人們到神像面前一般是要求某種祝福,但在祂暴怒地抖動時提出要求並不是聰明的作法。最好是去找更平靜的形象,例如﹕祂殺死黑冉亞卡希普之後的形象。但後來,當那位斯塔帕提發現是為瑪亞普爾聖地製做的神像時,他同意了,因為被帶到聖地的神像都具有擔當聖地住持的心情。既然這樣,祂具有的是主柴坦亞.瑪哈帕布——聖高茹阿-哈爾依的心情,即﹕充滿仁慈和善意!

母獅子雖然很凶猛,但對她的孩子卻很寬容。同樣,主尼爾星哈戴瓦對黑冉亞卡希普那樣的非奉獻者雖然很凶猛,但對帕拉德王那樣的祂的奉獻者卻非常、非常溫和。

在給至尊主穿衣服並回憶祂的仁慈時,我想到有些人是如何誤解我們崇拜主尼爾星哈的目的的。有時,奉獻者們說,對尼爾星哈戴瓦的崇拜是以敬畏的心態所進行的崇拜(外琨塔-巴瓦),那並不能使人去到至尊主的最高住所哥珞卡.溫達文(Goloka Vrindavana),祂在那裡與祂的奉獻者關係最親密。

然而,主尼爾星哈戴瓦尤其喜愛茹阿妲和奎師那的奉獻者。祂是奎師那本人,特別顯現出這個形象,回應我們想要移去我們在做奉愛服務過程中遇到的障礙的願望。如果人始終能舉起雙手,懷著巨大的愛呼喚尼泰-高茹阿(Nitai-Gaura)和茹阿妲-瑪達瓦(Radha-Madhava)的名字,那非常好。但如果你心中有什麼阻止你自然而然地呼喚祂們的聖名,那為什麼不十分謙卑地到主尼爾星哈戴瓦面前,向祂祈禱,請求祂用祂尖利的指甲將你心中那些扭曲的慾望撕碎、扔開呢?

pank_dressopt

這是祂的主要職責。聖巴克提維諾德.塔庫爾(Bhaktivinode Thakura)寫到﹕“為此,我將在主尼爾星哈戴瓦的蓮花足旁祈禱,請求祂淨化我的心,賜予我想侍奉奎師那的願望。我將流著淚在尼爾星哈的蓮花足旁乞求,願我能沒有障礙地在納瓦兌帕聖地(Navadvip Dhama)崇拜聖茹阿達和奎師那。”他繼續祈禱﹕“那時,憑藉主尼爾星哈戴瓦的仁慈,我將展現出對茹阿妲和奎師那如癡如醉的愛的徵象;我將在主尼爾星哈戴瓦廟門旁的地上打滾。”

主柴坦亞在施瑞瓦斯.塔庫爾崇拜自己的尼爾星哈神像時曾展現祂的神威說﹕“施瑞瓦斯,你不知道我就是你在那些關著的門後崇拜的同一個人嗎?”再說有關阿兌塔.阿查爾亞(Advaita Acarya)!祂供奉圖拉西(tulasi)花蕾和恆河水,同時大聲呼喚,使至尊主降臨,經典中說,祂崇拜的是一塊尼爾星哈.沙拉卦麼(Nrsimha Salagram)石!

我現在開始用裝飾品點綴至尊主的身體。我調整聖尼爾星哈戴瓦的項鍊,使它們對稱;給祂的手腕戴上閃亮的手鐲,然後將美麗的戒指固定在祂的蓮花手指上。在做這一切的同時,我在心中對至尊主說﹕“至尊主啊!我這麼靠近您,但又很遙遠。何時我才能成為一名奉獻者啊?作為您的一流的奉獻者,帕拉德表示他不害怕您凶猛的大嘴和舌頭,以及您如太陽般明亮的眼睛和皺起的眉頭。他不怕您尖銳的牙齒,您掛著的腸子花環,您沾滿了鮮血的鬃毛,您那使大象奔逃的狂暴吼叫,以及您專門用來殺死敵人的指甲。但他卻說,‘我十分害怕我在這個物質世界裡的生活狀況。您將招呼我托庇於您的蓮花足的那個時刻何時才會到來啊?’我知道,聖帕拉德最後說的那句話是為我們的利益著想而說的,因為他本人始終全心全意地投靠、服從您。

“我有一次也有了歸依您的感覺,至少有幾分鐘的時間是這樣。那是在1987年發生大洪水期間。我站在齊腰深的水中向您供奉普佳時,一條使人恐怖的大蛇游進廟來,繞過您停在離我有五英尺的地方,發現自己的路被擋住了。在審視我好一段時間後,牠潛入恆河泥濘的水中不見了。我感到自己面臨即將發生的危險,既沒有武器可以保護自己,也沒能力跑走,真是太不安全了;我察覺到自己頓時全身毛骨悚然。在這種無助的情況下,我轉向你,‘至尊主啊!我知道我的命運完全掌握在您的手中。您是每一個生物體心中的超靈。如果您想要那條蛇咬我,牠就會咬;如果您不想,牠就不會。讓我繼續做我的服務,結果都取決於您。’祈禱後,我再次平靜下來,感到在您的庇護下的安全。”

我做完早上的崇拜,但心中無法停止去想那件事。他讓我想起主卡皮拉對子宮中胎兒的描述。他們在無助的痛苦中看到處在心中的至尊主——超靈。倘若他們虔誠,他們就會祈禱說,如果祂將他們從痛苦的境況中解救出去,他們就會在從子宮中出去後專心地崇拜祂。然而,他們一旦出去,而且情況不錯,他們就忘了一切。儘管如此,我還是懷著巨大的希望——有一天能夠為取悅您而好好地侍奉您。

順便告訴大家,在洪水灌進神像房的那段時間裡,那條蛇會每天來繞著神像游一圈,然後離開。誰知道那條蛇究竟是誰呢?

用新鮮的鮮花和圖拉西編的花環蓋住祂的身體,向祂的蓮花足供奉檀香漿、圖拉西葉及有香氣的鮮花的混合物(將一切獻給至尊主的象徵)後,清早的崇拜儀式就結束了。聽到聚集在外面的奉獻者的聲音,我便加快動作——覲見神像的時間到了。我吹響海螺三次,打開大門,向大家展示光燦華麗的至尊主。佳亞.聖帕拉德-尼爾星哈戴瓦!奉獻者們頂拜,高興地再次看到他們的烏卦.尼爾星哈。在他們心中,他們知道,祂並沒有真的像祂表現的那麼憤怒。

——摘自瑪亞普爾雜誌1994年夏季期刊刊登的文章

娛樂活動(一)

一個負責崇拜主尼爾星哈戴瓦的祭司做了一個很令人吃驚的夢。在夢中,廟裡的主管叫他,讓他帶些柴油並告訴他說﹕“我們準備獻祭主尼爾星哈戴瓦。”祭司驚叫到﹕“你們準備做什麼?!”那主管說﹕“是的,我們準備獻祭主尼爾星哈戴瓦。”

“你們不能那麼做。這是瘋狂。”

“只管帶柴油來吧。你帶不帶?”

FONT SIZE=5>“好的,我會把油帶來,但我不想參與跟這件事有關的一切。這簡直毫無道理。”

過了些時候,祭司回到廟,眼前的一切使他完全驚呆了﹕一場大火燒毀了一切,唯一剩下的是那神像的雙足和足踝。

第二天一早,做夢的祭司就去找祭司長,問他能不能解釋這可怕的惡夢的意思。祭司長想了一會兒後開始微笑著說﹕“噢,是的。你看,昨天是一個月該往沙拉卦麼上灑水的節日(jaladan)的開始,但我們忘了慶祝,所以主尼爾星哈戴瓦在告訴你,祂燒著了。你應該馬上開始慶祝這個節日。”我們照他的話做了。

娛樂活動(二)

一次,祭司注意到主尼爾星哈戴瓦的花環上掉下一朵花,但還是繼續像往常一樣崇拜祂。之後,祭司問訪客中有誰向主尼爾星哈戴瓦獻上了特殊的祈禱。站在前面的訪客們什麼都沒說,但後面的一位女士眼裡含著淚走向前。她說﹕“我的女兒四、五年前結了婚,但到現在還沒有懷孕。我女婿家的人認為那很不吉祥。所以,我向尼爾星哈戴瓦祈禱,願祂幫助我女兒擺脫這種令人絕望的處境。”祭司對她說﹕“至尊主答應了你的祈禱,跡象是這朵花從尼爾星哈戴瓦的花環上掉下來了。請拿著這朵花,好好地保存它。你可以將這朵花洗一下,把洗花的水給你女兒喝。”那位女士隨後離開了,祭司後來也忘了這件事。

一年後,那位女奉獻者與她的女兒、女婿和一個新生兒一起來向著主尼爾星哈戴瓦微笑。她提醒那位祭司她一年前的祈禱,結果她女兒就生了一個這麼好的男嬰,他們給他起名帕拉德。他們再一次為主尼爾星哈獻上優質的崇拜儀式。

娛樂活動(三)

我們的一位負責小組傳教(Namahatt)的奉獻者喀利亞妮特.妲西(Kalyanit dasi)有兩個女兒,大女兒叫帕緹芭,小女兒叫阿努芭。她們倆都結婚了,都有了長大的孩子。她們住在同一個城市貝爾漢普爾(Berhampur)。一次,帕緹芭的丈夫病淂很重,已經進入昏迷狀態,就快死了。妹妹阿努芭與其他親戚一樣,對她姐夫的情況很擔心。她去醫院看他;她因為是奉獻者,所以向(國際奎師那意識協會瑪亞普爾中心的)主尼爾星哈戴瓦祈禱,請祂幫助她的姐夫。她回到家後,心情沈重地上床睡覺。在那一晚結束時她做了個夢,在夢中,主尼爾星哈戴瓦來到她近旁告訴她﹕“不用擔心,你姐夫沒事。”接著,她的夢就斷了。早晨,醫院傳來消息,病人情況良好,他的鹽水點滴和氧氣面罩都被撤掉了。他現在可以說話了。

娛樂活動(四)

村裡有了一場打鬥,在打鬥的過程中,一個被人潑灑了酸,結果他的整個臉都被燒壞、毀容了;一隻眼睛完全瞎了,另一隻眼睛只剩下百分之十的視力。醫生說,那隻眼睛雖然有百分之十的視力,但也很快會瞎掉。他們建議將病人帶到南印度的維勞瑞去接受進一步的治療,看看那裡的醫生對此可以做些什麼。那時有一個奉獻者正好在那裡,于是建議他們應該向主尼爾星哈戴瓦祈禱,以使他的眼睛重見光明。大家于是向(國際奎師那意識協會瑪亞普爾中心的)主尼爾星哈戴瓦祈禱。第二天,讓醫生倍感驚訝的是,那病人能夠清楚地看見一切了。

\娛樂活動(五)

\一位俄國女士曾經每天為尼爾星哈戴瓦編製圖拉西花環。崇拜尼爾星哈戴瓦的祭司因為對她很滿意,就送給她尼爾星哈戴瓦戴的一個假指甲作為帕薩達(prasad)。她接過它,將它帶在身上。那天晚上,她做了一個夢;在夢中,她看到尼爾星哈戴瓦來找她,坐在她的床上。至尊主隨後將祂的長指甲插進她的心臟裡,並從裡面拉出一種黑色的東西說﹕“你看到這個了嗎?這不是愛,是色慾。而且裡面還有。我該怎麼對待它?”那位女奉獻者無法回答,她的夢中斷了。第二天,她去主尼爾星哈戴瓦面前,請求祂將那污垢扔開。

2faces_1

 

娛樂活動(六)

國際奎師那意識協會的一位奉獻者的父親曾經常與那位奉獻者辯論說﹕“有茹阿妲.瑪達瓦在的情況下,為什麼我們必須崇拜尼爾星哈戴瓦?這個男孩試圖讓他父親瞭解,奎師那和尼爾星哈戴瓦沒有區別,但有關這一點,他父親不是很信服。2003年在尼爾星哈的顯現日(Nrsimha Caturdasi),這個男孩與他父親一起來到廟,觀看為尼爾星哈沐浴的典禮。突然,這男孩的父親看到瑪達瓦的臉取代了尼爾星哈的臉。他轉向茹阿妲.瑪達瓦,然後在回過頭看尼爾星哈戴瓦,發現尼爾星哈戴瓦的臉還是瑪達瓦的。這樣持續了大約二十秒鐘。這使他認識到,瑪達瓦和尼爾星哈戴瓦之間沒有區別。

 

娛樂活動(七)

2004年期間,來自加爾各答南部的喀維普瑞亞.黛薇.妲西——佳亞帕塔卡.斯瓦米的門徒,為主尼爾星哈戴瓦製做了一些手鐲。當時有些原因使她無法親自到瑪亞普爾來,將手鐲供奉給至尊主。而就在那時,各種原因使她開始病了。她去看醫生,嘗試了各種治療,但都好不了。最後,她的醫生說,她的問題出在甲狀腺上,而她最終將無法行走。就在她內心極度焦慮,考慮該做什麼時,她突然想起了主尼爾星哈戴瓦,以及她該給祂供奉的手鐲。在將手鐲供奉給主尼爾星哈戴瓦後三天內,她身上所有的病癥都不見了。

所有的榮耀歸於主尼爾星哈戴瓦!

 

娛樂活動(八)

“謝謝您,主尼爾星哈戴瓦。”

2005年4月22日,8歲的瑞瓦緹.孫妲瑞.黛薇.妲西(Revati Sundari devi dasi),在爬上國際奎師那意識協會聖瑪亞普爾中心居士區花園內用竹子搭的兒童遊樂房的房頂時,吃驚地頭著地從房頂上墜落下來,坍塌的房頂落在她身上。她驚恐不安,一個小時的時間一直不停地顫抖、沒有條理地喊叫。她有了腦震盪。高茹阿.巴巴——我們優秀的順勢療法的奉獻者醫生,負責治療她的腦震盪和驚嚇,並建議做腦部掃描。

三天後,瑞瓦緹夜裡醒來開始吐黑色的血。我們匆忙地把她送往加爾各答。在路上,透明的液體從她鼻孔中流出,接著鼻血湧流。我們直接把她送到一位優秀的兒科醫生那裡,他立刻召來城裡最優秀的神經科醫生。他命令做CT掃描,看到結果後,他把我們送到一位有私人醫院的神經科醫生那裡。瑞瓦緹馬上被接收住院。

整個晚上,病癥不斷出現。我們發現從她鼻孔中流出的透明液體是腦液(CFS)滲漏。從腦部掃描清楚地看出,在她的腦底部破了個洞,腦液就是從那裡流出的。而且,她的腦子腫大,有腦淤血,致使腦壓昇高。她的頭巨痛,而且自事故後一直沒有減輕。醫生給她治療了幾天,給她靜脈輸液。她的眼白完全變成了紅色。她就像一塊軟綿綿的布一樣,對什麼都沒興趣。

醫生最後說,第二天一清早,他們就會做一個特殊的掃描,以確定他們給她的腦部做手術具體的範圍有多大,接下來可能就會決定手術修復損傷的部分。他們上午九點鐘將告訴我們他們的決定。

我給潘卡湛葛瑞.帕布打電話解釋情況,並請他向主尼爾星哈戴瓦祈禱。他立刻說,他會在早晨5點到7點的時候做一個完整的供奉,其中包括給神像沐浴等所有的一切。那該是做特殊掃描的時候。

第二天早上我遇到醫生們時,他們看上去很吃驚地說,新的掃描顯示,受損部分神奇地幾乎痊癒了。疼痛、鼻血湧流、腦液滲漏和嘔吐等癥狀突然都沒了。

當我去看望瑞瓦提時,她正坐在床上,看起來眼睛明亮、充滿生氣,眼白部分紅色儘退。謝謝您,主尼爾星哈戴瓦!

娛樂活動(六)

國際奎師那意識協會的一位奉獻者的父親曾經常與那位奉獻者辯論說﹕“有茹阿妲.瑪達瓦在的情況下,為什麼我們必須崇拜尼爾星哈戴瓦?這個男孩試圖讓他父親瞭解,奎師那和尼爾星哈戴瓦沒有區別,但有關這一點,他父親不是很信服。2003年在尼爾星哈的顯現日(Nrsimha Caturdasi),這個男孩與他父親一起來到廟,觀看為尼爾星哈沐浴的典禮。突然,這男孩的父親看到瑪達瓦的臉取代了尼爾星哈的臉。他轉向茹阿妲.瑪達瓦,然後在回過頭看尼爾星哈戴瓦,發現尼爾星哈戴瓦的臉還是瑪達瓦的。這樣持續了大約二十秒鐘。這使他認識到,瑪達瓦和尼爾星哈戴瓦之間沒有區別。

 

娛樂活動(七)

2004年期間,來自加爾各答南部的喀維普瑞亞.黛薇.妲西——佳亞帕塔卡.斯瓦米的門徒,為主尼爾星哈戴瓦製做了一些手鐲。當時有些原因使她無法親自到瑪亞普爾來,將手鐲供奉給至尊主。而就在那時,各種原因使她開始病了。她去看醫生,嘗試了各種治療,但都好不了。最後,她的醫生說,她的問題出在甲狀腺上,而她最終將無法行走。就在她內心極度焦慮,考慮該做什麼時,她突然想起了主尼爾星哈戴瓦,以及她該給祂供奉的手鐲。在將手鐲供奉給主尼爾星哈戴瓦後三天內,她身上所有的病癥都不見了。

所有的榮耀歸於主尼爾星哈戴瓦!

 

娛樂活動(八)

“謝謝您,主尼爾星哈戴瓦。”

2005年4月22日,8歲的瑞瓦緹.孫妲瑞.黛薇.妲西(Revati Sundari devi dasi),在爬上國際奎師那意識協會聖瑪亞普爾中心居士區花園內用竹子搭的兒童遊樂房的房頂時,吃驚地頭著地從房頂上墜落下來,坍塌的房頂落在她身上。她驚恐不安,一個小時的時間一直不停地顫抖、沒有條理地喊叫。她有了腦震盪。高茹阿.巴巴——我們優秀的順勢療法的奉獻者醫生,負責治療她的腦震盪和驚嚇,並建議做腦部掃描。

三天後,瑞瓦緹夜裡醒來開始吐黑色的血。我們匆忙地把她送往加爾各答。在路上,透明的液體從她鼻孔中流出,接著鼻血湧流。我們直接把她送到一位優秀的兒科醫生那裡,他立刻召來城裡最優秀的神經科醫生。他命令做CT掃描,看到結果後,他把我們送到一位有私人醫院的神經科醫生那裡。瑞瓦緹馬上被接收住院。

整個晚上,病癥不斷出現。我們發現從她鼻孔中流出的透明液體是腦液(CFS)滲漏。從腦部掃描清楚地看出,在她的腦底部破了個洞,腦液就是從那裡流出的。而且,她的腦子腫大,有腦淤血,致使腦壓昇高。她的頭巨痛,而且自事故後一直沒有減輕。醫生給她治療了幾天,給她靜脈輸液。她的眼白完全變成了紅色。她就像一塊軟綿綿的布一樣,對什麼都沒興趣。

醫生最後說,第二天一清早,他們就會做一個特殊的掃描,以確定他們給她的腦部做手術具體的範圍有多大,接下來可能就會決定手術修復損傷的部分。他們上午九點鐘將告訴我們他們的決定。

我給潘卡湛葛瑞.帕布打電話解釋情況,並請他向主尼爾星哈戴瓦祈禱。他立刻說,他會在早晨5點到7點的時候做一個完整的供奉,其中包括給神像沐浴等所有的一切。那該是做特殊掃描的時候。

第二天早上我遇到醫生們時,他們看上去很吃驚地說,新的掃描顯示,受損部分神奇地幾乎痊癒了。疼痛、鼻血湧流、腦液滲漏和嘔吐等癥狀突然都沒了。

當我去看望瑞瓦提時,她正坐在床上,看起來眼睛明亮、充滿生氣,眼白部分紅色儘退。謝謝您,主尼爾星哈戴瓦!

滿懷感激和愛的您的僕人茹阿祺唐巴爾.妲西

 

intoface_opt

 

娛樂活動(九)

主尼爾星哈戴瓦甚至對非奉獻者表示仁慈

奉獻者雅首達母親那位85歲高齡的養父兩個月前去世了。

在他住院期間,雅首達母親準備了一片錄音帶,整天在他的病房裡播放哈瑞-奎師那這首偉大的曼陀(Mantra)。她的養父實際上處于半昏迷的狀態中,但神奇的是,當他聽到偉大的曼陀時,他逐漸清醒過來,閉著眼睛顯得很享受音樂和那聲音震盪。

他開始按節拍用手輕拍床的邊緣,他的戒指發出“咚咚咚,咚咚咚……”的聲音。他起來像是很專注地在冥想這偉大的曼陀。突然他說道﹕“看!有個巨大的五爪人,他的頭看上去完全就像個獅子。他來到我的病房。你們沒看到他嗎?他來了。”仍閉著眼睛的養父說,“噢,是的,我忘了你們都看不到他,但他真的在這兒。 我不知道他是誰。”

那時,雅首達母親和她的女兒詫異地互相看著對方。雅首達隨後回答﹕“父親,祂是尼爾星哈戴瓦。”他問﹕“什麼戴瓦???我不認識祂。但祂點頭告訴我祂是。”

聽了這話,雅首達母親感到欣喜若狂,因為她在家中保存著從瑪亞普爾帶回來的尼爾星哈神像的照片,並誠心誠意地向祂祈禱,讓她父親可以沒有任何執著和依戀地離開軀體,他的靈魂在來世可以成為奎師那的奉獻者。

她父親繼續說﹕“看,祂對我微笑並再次開始說話。噢,祂告訴我,我必須學習唱你們現在在唱的內容。你們在唱什麼呢?

雅首達母親回答道﹕“那是呼喚至尊主聖名的曼陀。” 他說﹕“我不知道什麼曼陀,但請教我。”

好的,父親,請仔細聽並跟著我重複——哈瑞-奎師那 哈瑞-奎師那 奎師那-奎師那 哈瑞-哈瑞/哈瑞茹阿瑪 哈瑞-茹阿瑪 茹阿瑪-茹阿瑪 哈瑞-哈瑞。”雅首達母親一句一句耐心地教她的養父。

沒多長時間,他就學會並嘗試自己唱,唱得十分動聽。 第二天,他平靜、安祥地離開了。

那個周末,我們這裡的奉獻者聚集起來在雅首達母親養父的葬禮上歌唱至尊主的聖名。雅首達母親準備了給至尊主供奉過的花環、恆河水、圖拉西葉並給她父親畫上提拉克;一切都按照她的靈性導師聖給瑞達瑞.斯瓦米在電話中給予的指示正確、圓滿地完成。她養父的臉看上去很平靜,臉頰微微有些粉紅色,他的身體很柔軟。在做了一些習俗性的儀式後,他的遺體被送進火化爐。幾個小時後,從事葬禮服務工作的人來找我們,驚奇地告訴我們﹕“我們從沒有看過有誰的骨灰像你父親的骨灰那麼白,像玉一樣漂亮。他怎麼了?你們為他唱的是什麼?能把它寫下來給我們嗎?我們想學,我們想在這裡工作時也。”

至尊主親自出現在一個我們認為並不是奉獻者的人面前這一事實,證明經典的說明,即﹕如果一個人始終致力於為至尊主做奉愛服務,他們所有的家庭成員都將受益。

20th March 2006

台灣臺北圖拉西.普瑞雅

<2006年至2007年間的娛樂活動

 

主尼爾星哈戴瓦

使一個當父親的擺脫進退兩難的困境

2006年9月9日

我父母住在巴庫爾行政區的查特納村。他們是高迪亞傳教機構的啟迪奉獻者。我名叫高讓嘎,於六個月前加入國際奎師那意識協會聖瑪亞普爾廟;在接受了三個月的新奉獻者培訓後,我被安排做學校的傳教服務。

在至尊主的鞦韆節開始的前幾天(Jhulan Purnima),我父親來帶我回家,告訴我他和其他家庭成員的意見是,我應該參加高校考試,得到一個文憑。我也有些想回去看望我母親。然而,聽了我父親的意圖,關心我的奉獻者們誠心誠意地請求他,有一位甚至撲倒在我父親的腳旁,請求他不要把我帶回假象世界。我父親身為至尊主的奉獻者,感到進退兩難。他最後托庇於主尼爾星哈戴瓦,祈求祂給予指導。那天晚上,主尼爾星哈戴瓦出現在我父親的夢中。至尊主心情十分平靜。祂用手輕輕地拍著我父親﹕“我親愛的兒子,你走。你兒子將留在這裡,留在我的蓮花足旁。”

看到至尊主,受到驚嚇的我父親開始不斷頂禮。主尼爾星哈戴瓦隨後便消失了。我父親高興地告訴負責照顧我的奉獻者說,我可以留下,繼續在這裡做服務。我也打電話,告訴家裡的其他成員,我今年不準備參加任何考試。

 

請幫助我!

2006年10月10日,在瑪亞普爾參加奉愛經典學習的課程期間,從德里來的迪帕克.古普塔突然出水痘了。他抱著一線希望分別去看了西醫、順勢醫療和阿尤韋達的三個醫生。三個醫生都告訴他同一件事,那就是﹕“在隔離的情況下徹底休息至少二十天。”迪帕克真的感到很心煩意亂,因為他在不斷請求了很長一段時間後,他父母才同意他來瑪亞普爾。他現在要錯過課程,以及與托缽僧和其他年長奉獻者們的聯誼了。

在經受三天劇烈的痛苦之後,迪帕克就再也無法忍受了,于是向廟走去。他在傍晚崇拜(sandhya aroti)剛剛結束到了廟﹕站在主尼爾星哈戴瓦面前他說﹕“親愛的至尊主,看看我可憐的狀況(他渾身疼且到處是潰爛)。請幫助我。”接著,他加入接受給神像供奉過的食物的隊伍。看到他的狀況,受到驚嚇的祭司給了他一些帕薩達,並叫來了保安人員。保安人員把他送出廟堂,告訴他不要在有這種接觸性傳染病的情況下回來。

迪帕克回到他的房間,沮喪地想著還要承受這樣的痛苦十七天之久,等等。第二天早上2點鐘,迪帕克醒來時感覺精力旺盛。他起床去沐浴,驚喜地看到他身上的潰爛都沒了,所有的疤痕也消失了。他參加了整個早上的節目,沒感到累。迪帕克說﹕“我真的很感激主尼爾星哈戴瓦在聖地為我做的一切。祂救了我的命,我無法告訴你們我所承受的痛苦,但祂在一天內就治癒了我。”


安妲茹帕.黛薇.妲西的信

哈瑞-奎師那。我的名字是安妲茹帕.妲西,於1975年在邁阿密的佛羅里達州接受聖帕布帕德啟迪。大家要求我講講我的丙肝被治癒的經歷。

2004年夏季,聖佳亞帕塔卡.瑪哈茹阿佳訪問了佛羅里達州阿拉楚阿的新茹阿曼.瑞提廟。我接近瑪哈茹阿佳,請求他就我將離開這個世界給予我他的祝福。我的病是C型肝炎,肝臟已經纖維病變到了第三個階段。我正經歷48個星期的治療,這種治療只有百分之四十五的治癒機會,而且副作用很多。佳亞帕塔卡.瑪哈茹阿佳對我說﹕“你看到這根拐杖了吧?瑪亞普爾的主尼爾星哈觸碰過它。”說完,他就用那拐杖觸碰了我的頭。那天夜晚,我夢到自己得了麻瘋病,而且身體開始萎縮。第二天早上,我接到佛羅里達州醫院的電話。醫生告訴我說﹕“祝賀你。你的C型肝炎沒問題了。八個星期內,病源體就不活動了!”對我這個屬於致命的C型肝炎第一型的人來說,這種結果讓醫生都感到吃驚。

當我開始這個治療時,我每天向主尼爾星哈戴瓦祈禱﹕“您喜歡怎樣便怎樣,您可以帶我離開這個世界,也可以治癒我。只要您認為合適就可以。然而,請允許我始終為您做純粹的奉愛服務。”謝謝您,謝謝至尊主給我第二次機會。/FONT>

謝謝大家!

安妲茹帕.妲西

nrs_jpsopt

 

政府醫生得到的啟示

巴蘇戴瓦.達斯是孟加拉政府的醫生。他那二十歲正在學醫的女兒蜜斯緹.達斯,於2006年3月間變得極其病弱。她被診斷出有了致命性的卵巢生殖細胞瘤。他們把她帶到孟買,在那裡開始接受治療。但醫生很快便放棄了對她的治療。達斯醫生曾去朝拜過國際奎師那意識協會在珠瑚海灘的廟,那裡的一位奉獻者給了他一份有關瑪亞普爾即將舉行尼爾星哈顯現日慶典的傳單。他後來去瑪亞普爾參加了那個節日,並在那裡得到一個描述主尼爾星哈戴瓦的娛樂活動的小冊子。他讀到那書中描述的一些主尼爾星哈戴瓦神奇治癒病人的事跡,因此相信,依靠主尼爾星哈戴瓦的仁慈,他女兒的病將會被治癒。他回到孟加拉,隨後與瑪亞普爾負責崇拜主尼爾星哈戴瓦的祭司聯絡。他請求祭司向主尼爾星哈戴瓦獻上特殊的供奉,以拯救他女兒的生命。蜜斯緹的健康立刻開始好轉。現在她已逐漸恢復到正常的狀態。

主尼爾星哈戴瓦的仁慈給了巴蘇戴瓦.達斯極大的鼓勵,他于是印刷那本描述至尊主娛樂活動的小冊子在孟加拉派發。他說﹕“我覺得每個人都該為個人的成長和靈性成長向主尼爾星哈戴瓦祈禱。”

 

發生在瑪亞普爾的神跡

2006年10月28日,茹阿妲.康塔.哥帕勒.達斯和帕德瑪.茹阿迪卡.黛薇.妲西兩人十四歲的兒子查夸瓦爾提.茹阿佳,在一個鞭炮爆炸時臉部受傷。他被立刻送進醫院。醫生說他臉部是二度灼傷並建議﹕(1) 立刻進行臉部清創處理;(2)兩個星期後做植皮手術,然後(3)在六個月或一年後做外科整容。

第二天早上,父母請求潘卡湛葛瑞.帕布向主尼爾星哈戴瓦獻上特殊的供奉,以使查夸瓦爾提.茹阿佳盡快恢復。潘卡湛葛瑞.帕布替他們做了。

後來的兩天裡,查夸瓦爾提.茹阿佳幾乎一直躺在床上沒怎麼動。他甚至連眼睛都睜不開。隨後,他被送到巴茹阿克普爾的迪沙眼科醫院,醫生們發現他的眼結膜和角膜被灼傷,但瞳孔並沒受傷。因此,他的視力不會有問題,經過十五天的治療後,眼結膜和角膜就會被治癒。

11月2日早上,帕德瑪.茹阿迪卡.黛薇.妲西去找她的靈性導師聖佳亞帕塔卡.斯瓦米,告訴他發生的事情。他表示他會為她兒子祈禱,同時將給尼爾星哈戴瓦用過的油塗在她的前額上。就在同一天早上,查夸被帶到加爾各答去治療他受損的臉部。

早上在阿波羅醫院得到診斷結果後,查夸瓦爾提被帶到加爾各答的一個鐵路醫院。一個高級醫師對他進行診斷後確認,那是二度灼傷,于是送他進更衣室準備開始臉部處理。但三分鐘內,一名工作人員從更衣室衝出來並大聲喊叫著把父母兩人帶進室內。看到查夸瓦爾提時,父母倆都驚呆了。查夸站在那裡微笑著,臉上沒有任何受傷的痕跡!!Nrsimhadev ki jaya!。當父母要求醫生和在場人員給予解釋時,醫生們無法給予任何令人信服的原因。他們中的一個人 說﹕“你們可以回去你們的廟,問你們的至尊主有關這個問題。yeh tho apke Bhagavan ka chamarkar hai。這是你們的至尊主的神跡。”

一切榮耀歸於主尼爾星哈戴瓦,所有的榮耀歸於聖茹阿妲-瑪達瓦。

——聖瑪亞普爾.巴克提維丹塔國立學校校長

帕德瑪.茹阿迪卡.黛薇.妲西

更多的娛樂活動

仁慈的主尼爾星哈戴瓦

通常,尼爾星哈顯現日(Nrsimha Caturdasi)慶典過後,都有聖佳亞帕塔卡.斯瓦米資助舉辦的盛宴。但有一年,他在慶典一結束就離開瑪亞普爾去參加一個傳教活動了。有位奉獻者與他的妻子和孩子坐在離廟的一個入口處不遠的長椅上。他問道﹕“如果佳亞帕塔卡.斯瓦米走了,那我們到哪裡去接受帕薩達麼(給至尊主供奉過的食物)呢?”

就在他說過這話幾分鐘內,一位奉獻者女士手提一個泥罐從廟裡出來問他﹕“你想要得到些帕薩達麼嗎?”那位奉獻者接過罐子時興奮地說﹕“啊,是的!”那是一道加芒果薄片的美味蔬菜(主尼爾星哈喜歡芒果)。一家人于是分享帕薩達麼,至尊主對他們的仁慈的回應使他們歡笑。後來,佳納尼瓦斯.帕布說﹕他們在做菜時不放芒果,所以可能是因為他們經常將神像餐盤中的食物與準備的其它食物混合,而芒果就這樣被混合進那道菜裡了。

最近,那一家人帶來一條水晶項鏈和一個巨大的水晶掛飾供奉給主尼爾星哈戴瓦,希望祂會將那條項鏈佩戴在頸部,而那個掛飾垂在祂的胸膛上。他們很高興地獻上它,但卻從沒看到祂佩戴過。一天,妻子向至尊主祈禱說﹕“請告訴我,什麼是我可以供奉給您,讓您會高興佩戴的呢?第二天早晨,她來看主尼爾星哈戴瓦時,看到祂正戴著她供奉的水晶項鏈。

一天早上,這位奉獻者向至尊主祈禱道﹕“我做什麼服務能讓您高興呢?”就一會兒功夫,她丈夫帶著從廟門口買的芳香的鮮花來找她,從後面把鮮花放進她手中,讓她供奉給至尊主。

另一天,她向主尼爾星哈帶瓦祈禱﹕“我還能為您做什麼服務嗎?”就在她祈禱後要離開廟時,一位奉獻者說對她說﹕“請原諒,你願意給至尊主供奉一些蓮花嗎?我們有那麼多蓮花。”她有些迷惑,因為她剛祈禱能多做些服務,突然就被要求供奉蓮花了。她給了捐款,供奉了一大盤蓮

set2

 

Advertisements